你喜欢什么菜系笑话笑话|幽默段子

儿童幽默爆笑笑话-最讨厌的
  老太太想让孙女高兴,便对她说:“明天我要去巴黎,想给你买  条裙子,不知你喜欢什么款式的?”    孙女答道:“奶奶、这很容易,把您最讨厌的买来就是了。”
显示/隐藏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女怕嫁错郎 男怕上错床
女人推辞心情不好,说不干。可顾恺之却道,“做吧,做吧,人生能有几回‘勃’。”做完房事之后,顾恺之出来,朋友们问,“场面如何?”顾恺之长发一甩,道,“汗如倾河注海,声如震雷破山。”朋友们一听,集体道了一声,“靠――拽!”正当顾恺之听得洋洋得意面露骄矜之色时,女人“砰”地一声从阁楼上推开窗户,朝下破口大骂道,“顾恺之,你丫的,闪电战型的男人,我呸!”“不会吧?五分钟也叫闪电战!?”顾恺之还要理论,这时,他的朋友们已经大笑了起来。“羞死我了,羞死我了”,顾恺之一见情形不对,大叫着连忙逃走。     根据顾恺之事后的记忆,在他逃走的这次过程中,不小心踢飞正在搔首弄姿的母鸡一只,踢跑正在“嘎嘎嘎”对唱情歌的扁嘴鸭两只,引发公狗母狗对叫二十二次,撞倒男人三次,吓跑女人五次,最后,掉到毛坑一次。     现在,顾恺之正困在毛坑里,已经大约半个时辰。     “天那,救救我吧!”顾恺之第一百零三次这样叫时,一个肩担着两个粪桶的农妇正好经过,农妇放下肩上的担子道,“叫什么叫,大白天的,顾恺之,你在毛坑里叫什么叫!”     “大姐,你怎么知道我叫顾恺之?!”     “废话!去年,你在瓦官寺画了一幅维摩诘像,一下子募集到了一百多万钱,现在,整个建康城里,哪个不知道你!”     “我的知名度这么高?不会吧,大姐!”     “知名度是很高,不过美誉度就很低了”,农妇说着双手掐着腰站在坑边,“顾恺之,我听说你每次吃甘蔗都是先从头往根吃,别人问你原因,你说这叫越吃越甜渐入佳境是不是?”     “是啊,大姐。难道对这个你有意见?”     “对这个我到没意见。不过,你把你的这个观点用到追女孩子身上我就有意见了。我听说,你每次看上一个漂亮的女孩时,首先不是去追这个漂亮的女孩,而是先去追几个相貌丑陋程度不同的女孩做铺垫。对这种做法,你把它叫做越追越爽法或者渐入佳境法是不是!”     顾恺之眨了眨眼睛,“大姐,这是我的不是。以后,我一定改。不过现在,你先把我从毛坑里救出来好不好?”     农妇往毛坑四壁看了看,摇摇头道,“不行,这个毛坑又大又深,我不好救。不如你自己爬上来吧。”     “大姐,拜托,麻烦用用你的脑子想想好不好?如果我自己能爬出来,我还要你救做什么!”     “不要说丧气话嘛,你们读书人不是经常说,从哪里摔倒的就从哪里爬起来嘛!现在,有这么一个从毛坑里跌倒就从毛坑里爬起来的大好机会,你怎么能不珍惜呢?”     “你救不救?不救,今晚我强奸你全家你信不信!”     “这样不好吧。年轻人,说话是要负责任DI。”女人说着拿起扁担往毛坑下放。     “哇,大姐,你答应救我了?!”顾恺之举起手在毛坑里高兴地大叫道。     “我不是救你,我是要用扁担打你。我叫你还乱说话不!” 
  从顾恺之“闪电战男”的称号和“今晚我强奸你全家你信不信”的话语在建康城里流传开以后,顾恺之待在家里已经三个月没有出过门了。     在这三个月里,邻家女孩秀芝来过五次。 
  秀芝来得第一次,是一个风高云淡的大白天。那天,秀芝一进屋就对顾恺之说,“你说你爱我?”     “是啊。千真万确。万确千真。”     “可是我听说你有三妻四妾的思想。而且,你这个三妻四妾的思想与别人的不同。你是每天都有,每天都新。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一年你就有三百六十五天乘以三妻四妾的思想。”     “其实,这些,我只不过是想想而已,并没有付出实际行动。我想,你不应该因此而对我的道德水平产生怀疑。”     “想想?你所谓的想想是什么?是意淫?”     “意淫太直接了吧。是神交而已。”     “神交?神交是什么?精神上的交配!?” 
  秀芝来得第二次,是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那天,顾恺之正端着酒杯站在院子里吟诗。秀芝一见到顾恺之就说,“说,你为什么要在你家的墙壁上画上我的像?”     “我想通过此告诉你,我的心里有你,我的家里有你。”     “呵――你也太无耻加天真了吧。还有,为什么我的画像上没有眼珠,你是不是想通过此来告诉我,我是有眼无珠!”     “错!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现在,我之所以还没有画你的眼睛,那是因为我还不能完全了解你的心灵。”     “好,这个就算你说得在理。可为什么我画像上的姿势,怎么看怎么像个骚货!” 
  秀芝来得第三次,顾恺之正袒腹仰卧在屋里靠东墙的床上。在顾恺之所知道的“东床快婿”的传闻里,年轻时候的王羲之,就是这样的造型在二十多个候选兄弟中突颖而出,被太尉郗鉴选为女婿的。这次,顾恺之已料到秀芝要来。所以,现在,他便也摆出了这么一个姿势。当秀芝急冲冲推门进屋看到这样姿势的顾恺之时,秀芝站住了,“顾恺之,你给我起来,我已经对你忍无可忍了!”     “怎么了”,顾恺之爬起来,“眼珠我不是刚刚画上去了吗。”     “你为什么要把我的眼睛画得这么传神!姿势画得这么性感!你这样赤裸裸地暴露了我的内心,你叫我以后怎么面对自己!”     “这样不好吗?不仅表达了你内心的诉说,又表达了你与这个世界的沟通。秀芝,你要知道,我是一个画者,一个写者,对我来说,无论是绘画,还是写作,都是我的一个诉说的过程,一个沟通的过程。”     “是心与心的诉说心与心的沟通是不是?”     “是。”顾恺之眨了眨眼睛,“秀芝,当你说出这样的话时,你知道我想对你说什么吗?我想说得不是‘我爱你’,是‘我找到我自己了’。”     秀芝睁大眼睛,“顾恺之,你也知道吗,当你说出这样的话,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时,我就知道你的左手要来抓我的右手,你的右手要来搂我的腰,乘机占我的便宜了。”     “给点面子行不行?你这样说,让我很为难的。现在,你说,我这手是搂你还是不搂你。”     “在回答你的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说,你为什么要在我的画像旁边写上:‘虽然我的眼神是纯洁的,但我的骨子里还是想骚的’?” 
  秀芝来得第四次,顾恺之将刚刚创作好的《洛神赋图》挂了出来,“怎么样?我画的。”     “画得不错。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男的在死不要脸地追一个女的。”     “说对了。”顾恺之说着假模假样地咳了两声,“秀芝,你可以不喜欢我,但不可以不喜欢我的画。当有一天,你发现你喜欢上我的画时,你也就会慢慢地发现,你也喜欢上了我的诉说,我的沟通。”     “是吗?”     “是。”     “可是,你认为画中的男人能追到画中的女人吗?”     “能!只要精神不滑坡,方法总比困难多!” 
  秀芝来得第五次,顾恺之正面朝墙壁盘座在床上,“豁达,是一切都看在眼里,又一切都不看在眼里。冷漠,是一切都不看在眼里。秀芝,你告诉我,对你,为什么,我豁达不得,冷漠又不得?”     “说完了?”     “没有。还有最后两句。”顾恺之说着缓缓转过身,面对着秀芝,“人最大的智慧不是解决问题的能力,而是对待生活以及处理生活的态度。因为,问题是一个无限的范畴,而生活是一个有限的范畴。”     “好,说完了。那现在我们就来讨论一下‘女怕嫁错郎,男怕上错床’的问题。”     “秀芝,我看这个问题就不要讨论了吧?!在给你的信上我已经写得很细致很深入了。女怕嫁错郎,关键是在一个‘怕’字,男怕上错床,关键是在一个‘错’字。”     “依你的这个意思,那也就是说,只要我不‘怕’,你不‘错’,那么,我们便就可以一个可嫁,一个可上了?”     “对。” 
  三个月以后,当顾恺之从自家门口出去的时候,建康城的人发现,顾恺之的身旁多了一个女人。一些好奇的看到了就问,“这个女人是谁呀?”其中知情的听到了便说,“秀芝。顾恺之他老婆。”“不会吧?身材这么好!”每次顾恺之听到问话人这么说,他都会回过头冲那人笑一笑道:“关――你――屁――事――”
显示/隐藏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幽默短信]手机做爱
男:在干吗呢?   女:看电视。   男:什么电视?   女:《蓝色生死恋》。   男:是不是喜欢上韩国帅哥了?   女:有点。   男:那你喜欢我吗?   女:也有点。   男:喜欢哪里?   女:你想哪里就哪里了。   男:真的?   女:真的。   男:那你喜欢和我……吗?   女:什么?   男:做爱。   女:我们是朋友。   男:但我们也是人。   女:这样不好吧。   男:你看人家木子美。   女:写东西的没一个好鸟。   男:也不全是。   女:谁说不是,你看看李师江的小说,真够肉的。   男:你看过?   女:没看,就厕所翻了翻,就湿了。   男:不写东西也不见得就是什么好鸟,比如那个黄坚中。   女:真想不到,看上去像个太监。   男:就是,换成张贴灵我还信。   女:可那个周旋像个发面馒头。   男:张玉如何?   女:像个女同性恋。   男:这你也了解?   女:还不是看了张宝刚的小说   男:张宝刚是女同性恋?   女:不是,他喜欢看女性恋电影。   男:真他妈变态,咳,这年头,起名都叫会飞的猪。   女:掉下来还不把他摔成猪扒。   男:就是,有病就呻吟,别乱咆啸,还激动的那个熊样。   女:做人要厚道,你可别学他们。   男:不会的,我老虎今天吃草。   女:骗谁呢,你抽屉里的A片怎么回事?   男:你发现了?   女:上次做完后看到的,青瞳的乳房好美。   男:我沙扬姑妈说有点下坠。   女:你姑妈也看这个?   男:和呜咪姑妈一块看的。   女:你们家是怎么了,真够乱弹的。   男: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嘛。   女:那你们家人挺不要脸的。   男:我们家提倡裸奔。   女:有本事奔到月球上去。   男:月球算啥,人家美国都上火星了。   女:你说火星好玩吗?   男:好玩个屁,撒泡尿都结冰了。   女:怪不得老美的前列腺都那么肿大。   男:还远,坐宇宙飞船都要半年;还没有热水,比大西北还惨。   女:那我们就不去那么远了,还是在你家方便。   男:过来吗?   女:我想想。   男: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人忒下流。   女:也不是,单身嘛。   男:你喜欢怎么做。   女:你那些A片还在吗?   男:在!还跟天王借来两张泰国的。   女:天王也好这个?   男:边看边做,他都能HIGH到90。   女:是吗,那得吃多少果子狸?   男:瞎,还尿呢,他也就配喝白开水。   女:喝白开水也能HIGH?   男:上大学锻炼的,开水便宜,两分钱一壶。   女:真会过日子。   男:过什么日子,全买了避孕套。   女:没赶上好时代啊,现在校园都是免费派送的。   男:他没这命。   女:现在还老投搞吗?   男:投,可起劲呢,还让张宝刚批了一回。   女:张宝刚也是,都不容易,何必呢。   男:狗咬狗,都不是好东西。   女:听说张宝刚还在“甲鸟”做过“鸭”?   男:连你也知道了,这世界可真小。   女:你说他的男体会是什么样的?   男:不知道,反正他侄子骂他挺荤的。   女:他侄子是谁啊?   男:张佳玮嘛,今天马克思明天恩格思,挺唬人的。   女:丫的,踹他两脚,看他还咋唬什么。   男:还有件事,你还不知道吧?   女: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的。   男:张宝刚都博客上了。   女:难道他也脱起来了?   男:犹抱琵琶半遮面罢,挂了张没睡醒的玉照上去。   女:男人美吧不是罪。   男:听说最近网上风传他惹上了麻烦。   女:是吗,谁这么没有品味找他麻烦?   男:歌坛玉女杨玉吟罢。   女:哟,这到底怎么回事?   男:写小说影射人家。   女:你怎么知道的?   男:从新浪传到天涯,又到网易,都尽人皆知了。   女:张宝刚也够损的。   男:怎么说呢,写作归写作,现实归现实。   女:算了,说点别的吧。刚才说到哪里了?   男:你来我家还是我去你家。   女:你说呢?   男:我看还是算了吧。   女:不是因为我刚才态度不好,惹你生气了?   男:不是。   女:那是为什么呀?   男:我已经泄了。   女:什么时候?   男:就在刚刚上火星那阵。   女:你就不怕钙流失?   男:没办法,男人就这几分钟。   女:我靠,那老娘怎么办?
显示/隐藏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手机做爱
男:在干吗呢?   女:看电视。   男:什么电视?   女:《蓝色生死恋》。   男:是不是喜欢上韩国帅哥了?   女:有点。   男:那你喜欢我吗?   女:也有点。   男:喜欢哪里?   女:你想哪里就哪里了。   男:真的?   女:真的。   男:那你喜欢和我……吗?   女:什么?   男:做爱。   女:我们是朋友。   男:但我们也是人。   女:这样不好吧。   男:你看人家木子美。   女:写东西的没一个好鸟。   男:也不全是。   女:谁说不是,你看看李师江的小说,真够肉的。   男:你看过?   女:没看,就厕所翻了翻,就湿了。   男:不写东西也不见得就是什么好鸟,比如那个黄坚中。   女:真想不到,看上去像个太监。   男:就是,换成张贴灵我还信。   女:可那个周旋像个发面馒头。   男:张玉如何?   女:像个女同性恋。   男:这你也了解?   女:还不是看了张宝刚的小说   男:张宝刚是女同性恋?   女:不是,他喜欢看女性恋电影。   男:真他妈变态,咳,这年头,起名都叫会飞的猪。   女:掉下来还不把他摔成猪扒。   男:就是,有病就呻吟,别乱咆啸,还激动的那个熊样。   女:做人要厚道,你可别学他们。   男:不会的,我老虎今天吃草。   女:骗谁呢,你抽屉里的A片怎么回事?   男:你发现了?   女:上次做完后看到的,青瞳的乳房好美。   男:我沙扬姑妈说有点下坠。   女:你姑妈也看这个?   男:和呜咪姑妈一块看的。   女:你们家是怎么了,真够乱弹的。   男: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嘛。   女:那你们家人挺不要脸的。   男:我们家提倡裸奔。   女:有本事奔到月球上去。   男:月球算啥,人家美国都上火星了。   女:你说火星好玩吗?   男:好玩个屁,撒泡尿都结冰了。   女:怪不得老美的前列腺都那么肿大。   男:还远,坐宇宙飞船都要半年;还没有热水,比大西北还惨。   女:那我们就不去那么远了,还是在你家方便。   男:过来吗?   女:我想想。   男: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人忒下流。   女:也不是,单身嘛。   男:你喜欢怎么做。   女:你那些A片还在吗?   男:在!还跟天王借来两张泰国的。   女:天王也好这个?   男:边看边做,他都能HIGH到90。   女:是吗,那得吃多少果子狸?   男:瞎,还尿呢,他也就配喝白开水。   女:喝白开水也能HIGH?   男:上大学锻炼的,开水便宜,两分钱一壶。   女:真会过日子。   男:过什么日子,全买了避孕套。   女:没赶上好时代啊,现在校园都是免费派送的。   男:他没这命。   女:现在还老投搞吗?   男:投,可起劲呢,还让张宝刚批了一回。   女:张宝刚也是,都不容易,何必呢。   男:狗咬狗,都不是好东西。   女:听说张宝刚还在“甲鸟”做过“鸭”?   男:连你也知道了,这世界可真小。   女:你说他的男体会是什么样的?   男:不知道,反正他侄子骂他挺荤的。   女:他侄子是谁啊?   男:张佳玮嘛,今天马克思明天恩格思,挺唬人的。   女:丫的,踹他两脚,看他还咋唬什么。   男:还有件事,你还不知道吧?   女: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的。   男:张宝刚都博客上了。   女:难道他也脱起来了?   男:犹抱琵琶半遮面罢,挂了张没睡醒的玉照上去。   女:男人美吧不是罪。   男:听说最近网上风传他惹上了麻烦。   女:是吗,谁这么没有品味找他麻烦?   男:歌坛玉女杨玉吟罢。   女:哟,这到底怎么回事?   男:写小说影射人家。   女:你怎么知道的?   男:从新浪传到天涯,又到网易,都尽人皆知了。   女:张宝刚也够损的。   男:怎么说呢,写作归写作,现实归现实。   女:算了,说点别的吧。刚才说到哪里了?   男:你来我家还是我去你家。   女:你说呢?   男:我看还是算了吧。   女:不是因为我刚才态度不好,惹你生气了?   男:不是。   女:那是为什么呀?   男:我已经泄了。   女:什么时候?   男:就在刚刚上火星那阵。   女:你就不怕钙流失?   男:没办法,男人就这几分钟。   女:我靠,那老娘怎么办?
显示/隐藏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女怕嫁错郎 男怕上错床
  女人推辞心情不好,说不干。可顾恺之却道,“做吧,做吧,人生能有几回‘勃’。”做完房事之后,顾恺之出来,朋友们问,“场面如何?”顾恺之长发一甩,道,“汗如倾河注海,声如震雷破山。”朋友们一听,集体道了一声,“靠――拽!”正当顾恺之听得洋洋得意面露骄矜之色时,女人“砰”地一声从阁楼上推开窗户,朝下破口大骂道,“顾恺之,你丫的,闪电战型的男人,我呸!”“不会吧?五分钟也叫闪电战!?”顾恺之还要理论,这时,他的朋友们已经大笑了起来。“羞死我了,羞死我了”,顾恺之一见情形不对,大叫着连忙逃走。     根据顾恺之事后的记忆,在他逃走的这次过程中,不小心踢飞正在搔首弄姿的母鸡一只,踢跑正在“嘎嘎嘎”对唱情歌的扁嘴鸭两只,引发公狗母狗对叫二十二次,撞倒男人三次,吓跑女人五次,最后,掉到毛坑一次。     现在,顾恺之正困在毛坑里,已经大约半个时辰。     “天那,救救我吧!”顾恺之第一百零三次这样叫时,一个肩担着两个粪桶的农妇正好经过,农妇放下肩上的担子道,“叫什么叫,大白天的,顾恺之,你在毛坑里叫什么叫!”     “大姐,你怎么知道我叫顾恺之?!”     “废话!去年,你在瓦官寺画了一幅维摩诘像,一下子募集到了一百多万钱,现在,整个建康城里,哪个不知道你!”     “我的知名度这么高?不会吧,大姐!”     “知名度是很高,不过美誉度就很低了”,农妇说着双手掐着腰站在坑边,“顾恺之,我听说你每次吃甘蔗都是先从头往根吃,别人问你原因,你说这叫越吃越甜渐入佳境是不是?”     “是啊,大姐。难道对这个你有意见?”     “对这个我到没意见。不过,你把你的这个观点用到追女孩子身上我就有意见了。我听说,你每次看上一个漂亮的女孩时,首先不是去追这个漂亮的女孩,而是先去追几个相貌丑陋程度不同的女孩做铺垫。对这种做法,你把它叫做越追越爽法或者渐入佳境法是不是!”     顾恺之眨了眨眼睛,“大姐,这是我的不是。以后,我一定改。不过现在,你先把我从毛坑里救出来好不好?”     农妇往毛坑四壁看了看,摇摇头道,“不行,这个毛坑又大又深,我不好救。不如你自己爬上来吧。”     “大姐,拜托,麻烦用用你的脑子想想好不好?如果我自己能爬出来,我还要你救做什么!”     “不要说丧气话嘛,你们读书人不是经常说,从哪里摔倒的就从哪里爬起来嘛!现在,有这么一个从毛坑里跌倒就从毛坑里爬起来的大好机会,你怎么能不珍惜呢?”     “你救不救?不救,今晚我强奸你全家你信不信!”     “这样不好吧。年轻人,说话是要负责任DI。”女人说着拿起扁担往毛坑下放。     “哇,大姐,你答应救我了?!”顾恺之举起手在毛坑里高兴地大叫道。     “我不是救你,我是要用扁担打你。我叫你还乱说话不!” 
  从顾恺之“闪电战男”的称号和“今晚我强奸你全家你信不信”的话语在建康城里流传开以后,顾恺之待在家里已经三个月没有出过门了。     在这三个月里,邻家女孩秀芝来过五次。 
  秀芝来得第一次,是一个风高云淡的大白天。那天,秀芝一进屋就对顾恺之说,“你说你爱我?”     “是啊。千真万确。万确千真。”     “可是我听说你有三妻四妾的思想。而且,你这个三妻四妾的思想与别人的不同。你是每天都有,每天都新。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一年你就有三百六十五天乘以三妻四妾的思想。”     “其实,这些,我只不过是想想而已,并没有付出实际行动。我想,你不应该因此而对我的道德水平产生怀疑。”     “想想?你所谓的想想是什么?是意淫?”     “意淫太直接了吧。是神交而已。”     “神交?神交是什么?精神上的交配!?” 
  秀芝来得第二次,是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那天,顾恺之正端着酒杯站在院子里吟诗。秀芝一见到顾恺之就说,“说,你为什么要在你家的墙壁上画上我的像?”     “我想通过此告诉你,我的心里有你,我的家里有你。”     “呵――你也太无耻加天真了吧。还有,为什么我的画像上没有眼珠,你是不是想通过此来告诉我,我是有眼无珠!”     “错!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现在,我之所以还没有画你的眼睛,那是因为我还不能完全了解你的心灵。”     “好,这个就算你说得在理。可为什么我画像上的姿势,怎么看怎么像个骚货!” 
  秀芝来得第三次,顾恺之正袒腹仰卧在屋里靠东墙的床上。在顾恺之所知道的“东床快婿”的传闻里,年轻时候的王羲之,就是这样的造型在二十多个候选兄弟中突颖而出,被太尉郗鉴选为女婿的。这次,顾恺之已料到秀芝要来。所以,现在,他便也摆出了这么一个姿势。当秀芝急冲冲推门进屋看到这样姿势的顾恺之时,秀芝站住了,“顾恺之,你给我起来,我已经对你忍无可忍了!”     “怎么了”,顾恺之爬起来,“眼珠我不是刚刚画上去了吗。”     “你为什么要把我的眼睛画得这么传神!姿势画得这么性感!你这样赤裸裸地暴露了我的内心,你叫我以后怎么面对自己!”     “这样不好吗?不仅表达了你内心的诉说,又表达了你与这个世界的沟通。秀芝,你要知道,我是一个画者,一个写者,对我来说,无论是绘画,还是写作,都是我的一个诉说的过程,一个沟通的过程。”     “是心与心的诉说心与心的沟通是不是?”     “是。”顾恺之眨了眨眼睛,“秀芝,当你说出这样的话时,你知道我想对你说什么吗?我想说得不是‘我爱你’,是‘我找到我自己了’。”     秀芝睁大眼睛,“顾恺之,你也知道吗,当你说出这样的话,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时,我就知道你的左手要来抓我的右手,你的右手要来搂我的腰,乘机占我的便宜了。”     “给点面子行不行?你这样说,让我很为难的。现在,你说,我这手是搂你还是不搂你。”     “在回答你的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说,你为什么要在我的画像旁边写上:‘虽然我的眼神是纯洁的,但我的骨子里还是想骚的’?” 
  秀芝来得第四次,顾恺之将刚刚创作好的《洛神赋图》挂了出来,“怎么样?我画的。”     “画得不错。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男的在死不要脸地追一个女的。”     “说对了。”顾恺之说着假模假样地咳了两声,“秀芝,你可以不喜欢我,但不可以不喜欢我的画。当有一天,你发现你喜欢上我的画时,你也就会慢慢地发现,你也喜欢上了我的诉说,我的沟通。”     “是吗?”     “是。”     “可是,你认为画中的男人能追到画中的女人吗?”     “能!只要精神不滑坡,方法总比困难多!” 
  秀芝来得第五次,顾恺之正面朝墙壁盘座在床上,“豁达,是一切都看在眼里,又一切都不看在眼里。冷漠,是一切都不看在眼里。秀芝,你告诉我,对你,为什么,我豁达不得,冷漠又不得?”     “说完了?”     “没有。还有最后两句。”顾恺之说着缓缓转过身,面对着秀芝,“人最大的智慧不是解决问题的能力,而是对待生活以及处理生活的态度。因为,问题是一个无限的范畴,而生活是一个有限的范畴。”     “好,说完了。那现在我们就来讨论一下‘女怕嫁错郎,男怕上错床’的问题。”     “秀芝,我看这个问题就不要讨论了吧?!在给你的信上我已经写得很细致很深入了。女怕嫁错郎,关键是在一个‘怕’字,男怕上错床,关键是在一个‘错’字。”     “依你的这个意思,那也就是说,只要我不‘怕’,你不‘错’,那么,我们便就可以一个可嫁,一个可上了?”     “对。” 
  三个月以后,当顾恺之从自家门口出去的时候,建康城的人发现,顾恺之的身旁多了一个女人。一些好奇的看到了就问,“这个女人是谁呀?”其中知情的听到了便说,“秀芝。顾恺之他老婆。”“不会吧?身材这么好!”每次顾恺之听到问话人这么说,他都会回过头冲那人笑一笑道:“关――你――屁――事――”
显示/隐藏
夫妻幽默爆笑笑话-喜欢他喝酒
  两位少妇在路上相遇,讲起各自婚后的感受。    甲:“你喜欢丈夫在家干什么?”    乙:“我喜欢他陪我跳舞。你呢?”    甲:“我喜欢他喝酒,三杯酒一下肚,他什么话都  对我说啦!”
显示/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