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眼笑话笑话|幽默段子

古代幽默爆笑笑话-狗眼生病
  迂公眼睛生病,要出去找个医生诊治一下。出家门时,可巧自家的狗正趴在台阶上,迂  公从狗身上跨过去,不小心踩了狗脖子,狗痛得一下子跳起来咬坏了迂公的衣服。    迂公来看眼病时,谈到狗咬他的事,并提起衣服给医生看。医生与迂公是老熟人了,便  戏弄他说:“这一定是狗眼生病了,不然怎么咬起主人的衣服来了?”迂公听后连连点头,  拿了医生给他开的治眼病的药就回家了。    迂公寻思着:狗咬主人还是小事,而狗眼有病夜晚不能看家却万万不行。于是,他便把  医生开的药煎了先给狗喝了,自己只喝了剩下的一点药汤。
显示/隐藏
古代幽默爆笑笑话-狗眼害病
迂公得了眼病,去请医生治疗。出门时,在台阶下踩着了狗,狗一急把他的衣服给咬破  了。看病时,他把这事告诉了医生,医生说:“一定是这狗害眼病啦!”迂公回家一想。自  己眼病是小事,狗眼病了,夜间怎能守门?于是,他煎好了药,先喂狗,剩下的,才自己服。
显示/隐藏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狗这一辈子
  一条狗能活到老,真是件不容易的事。太厉害不行,太懦弱不行  ,不解人意、太解人意了均不行,总之,稍一马虎便会被人炖了肉剥  了皮。狗本是看家守院的,更多时候却连自已都看守不住。  活到  一把子年纪,狗命便相对安全了,倒不是狗活出了什么经验。尽管一  条老狗的见识。肯定会让一个走遍天下的人吃惊。狗却不会像人,年  轻时咬出点名气老了便可坐享其成。狗一老,再无人谋它脱毛的皮,  更无人问津它多病的肉体,这时的狗象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世界已  拿它没有办法,只好撒手,交给时间和生命。  
一条熬出来的狗, 熬到拴它的铁链朽了,不挣而断。养它的主人也入暮年,明知这条狗  再走不到哪里,就随它去吧。狗摇摇晃晃走出院门,四下里望望,是  不是以前的村庄已看不清楚。狗在旱年捡到过一根于骨头的沙沟梁转  转;在早年恋过一条母狗的乱草滩转转;遇到旱年咬过的人,远远避  开,一副内疚的样子,其实人早好了伤疤忘了疼。有头脑的人大都不  跟狗计较,有句俗话:狗咬了你你还能去咬狗吗?与狗相咬,除了啃  一嘴狗毛你又能占到啥便宜。被狗咬过的人,大都把仇记恨在主人身  上,而主人又一古脑把责任全推到狗身上,一条狗随时都必须准备着  承受一切。  
在乡下,家家门口拴一条狗,目的很明确:把门。人  的门被狗把持,仿佛狗的家。来人并非找狗,却先要与狗较量一阵,  等到终于见了主人,来时的心境已落了大半,想好的话语也吓得忘掉  大半,狗的影子始终在眼前窜悠,答问间时闻狗吠,令来人惊魂不定  。主人则可从容不迫,坐察其来意。这叫未与人来先与狗往。  有  经验的主人听到狗叫,先不忙着出来,开个门缝往外瞧瞧。若是不想  见的人,比如来借钱的,讨债的,寻仇的……便装个没听见,狗自然  咬得更起劲。来人朝院子里喊两声,自愧不如狗的嗓门大,也就缄默  ,狠狠踢一脚院门,骂声“xxxx”,走了。  若是非见不可的贵人  ,主人一趟子跑出来,打开狗,骂一句“瞎了狗眼了”,狗自会没趣  地躲开,稍慢一步又会挨棒子。狗挨打挨骂是常有的事,一条狗若因  主人错怪便赌气不咬人,睁一眼闭一眼,那它的狗命也就不长了。    一条称职的好狗,不得与其他任何一个外人混熟。在它的狗眼里,  除主人之外的任何面孔都必须是陌生的,危险的。更不得与邻居家的  狗相往来,需要交配时,两家狗主人自会商量好了,公母牵到一起,  主人在一旁监督着,事情完了就完了,万不可藕断丝连,弄出感情那  样狗主人会妒嫉,人养了狗,狗就必须把所有爱和忠诚奉献给人,而  不应该给另一条狗。  
狗这一辈子像梦一样飘忽,没人知道狗是带  着什么使命来到人世。  人一睡着,村庄便成了狗的世界,喧嚣一  天的人再无话可说,土地和人都乏了。此时狗语大作,狗的声音在夜  空飘来荡去,将远远近近的村庄连在一起,那是人之外的另一种声音  ,飘忽、神秘。莽原之上,明月之下,人们熟睡的躯体是听者,土墙  和土墙的影子是听者,路是听者,年代久远的狗吠融入空气中,已经  成寂静的一部分。  在这众狗信信的夜晚,肯定有一条老狗,默不  作声。它是黑夜的一部分,它在一个村庄转悠到老、是村庄的一部分  ,它再无人可咬,因而也是人的一部分。这是条终于可以冥然入睡的  狗,在人们久不再去的僻远路途,废弃多年的荒宅旧院,这条狗来回  地走动,眼中满是人们多年前的陈事旧影。
显示/隐藏
愚人幽默爆笑笑话-先医狗眼
某人患了眼病,出门看医生时,被自家养的狗咬破了裤子。 医生为他诊病时,他把狗咬衣服的事也告诉了医生。医生打趣 地对他说:“先生家里的狗眼睛一定也是有病的,不然,怎么会把主 人的衣裳也咬破了呢?” 回到家,这人想: “这条狗眼睛有病;咬着我是小事,要是晚上来了小偷,它也看 不见,那事情就大了!” 于是,他把医生开的药熬好了先喂狗,自己吃剩下的药渣。
显示/隐藏
愚人幽默爆笑笑话-先医狗眼
  某人患了眼病,出门看医生时,被自家养的狗咬破了裤子。    医生为他诊病时,他把狗咬衣服的事也告诉了医生。医生打趣  地对他说:“先生家里的狗眼睛一定也是有病的,不然,怎么会把主  人的衣裳也咬破了呢?”    回到家,这人想:    “这条狗眼睛有病;咬着我是小事,要是晚上来了小偷,它也看  不见,那事情就大了!”    于是,他把医生开的药熬好了先喂狗,自己吃剩下的药渣。
显示/隐藏
古代幽默爆笑笑话-睁只眼闭只眼
  古时有一人被任为县令,赴任前去拜见一位行医的智者,求为官之道。智者闻后沉思良久,便与他作了个手术:将他的左眼换成一只狗眼,并嘱咐道:“你以前眼狠心毒,才有今天的万贯家财和光辉前程,现在将你的眼换了一只,今后你见到上峰时就将右眼闭上;见到下属时便把左眼闭上。”果然,这人后来官运亨通。   另外,他的眼睛还有一个功能:当他用右眼时就光想数钱;当他用左眼时见到屎就想吃。
显示/隐藏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少年七大寇(三)
三、雨魔      天色墨黑,无星无月。  郊外一幢废弃的旧楼子里却灯火通明。  雷雄看着手表,已经是深夜12点了。  “老大,他们会不会不来?”一名剽悍的大汉上前低首问道。  “不会,日本人做事情向来说一不二!”雷雄答到。
窗外的夜色是如此的黑暗,一条人影矫健的从楼底大门闯进。  坐守底楼的七,八条汉子连忙上前截住黑衣人。  “你他妈找谁啊,敢闯这里”  “找雷雄!”黑衣人冷冷的回答。  “找死,敢喊我们老大的名字,给我打!”为首的汉子一声怒  喉,抽起桌上的铁链便朝着黑衣人甩去。其余的汉子见头动了手,  也纷纷拔出短刀,水喉和铁管一起围攻上去。  黑衣人闪电般的前冲,一手抓住铁链,猛的一个重肘撞上那  大汉的下巴。随着“喀拉”一声清脆的骨折声,这刚才还叫嚣得起  劲的汉子顿时像滩泥一般倒下。  没有一秒钟的停顿,黑衣人抖开长铁链,四旋横扫。飞舞的  铁链瞬间将冲上来的每一个大汉笼罩其中。  只听见“僻啪”之声不绝与耳,大汉们纷纷东倒西歪。铁链  有如毒蛇,一旦沾上皮肉便是一条触目惊心的血印。  “住手!”雷雄率领三十多名手下从二楼赶了下来。黑衣人闻  言轻松的收起了长链,傲然站于大厅中央一言不发。  雷雄忙指挥手下收拾残局,同时仔细打量着那黑衣人。看了  半饷,忽然对着那被打脱下巴的汉子就是一老大耳光。  “瞎了你的狗眼,你知道他是谁吗?”雷雄声若洪钟。  那汉子的下巴刚被扶正,却又遭重创,这下连话也说不了。  “你们都听好了,他就是一条诚,是我们这次特别从山口组请  来对付七大寇的帮手!”  黑衣人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雷雄着人拉开了那几个受伤的汉子以后,肥脸堆起献媚的笑容:“  一条君,这次除了您老外,那位飞猿藏君来了没有?”  “哈哈哈,我早来啦”一阵尖细的笑声从门口传来。余音未了,  只见厅中已经多了一个人。此人身材矮小,但肌肉坚实,整件花衬衣  被绷得紧紧的,浑身上下好象有用不完的精力。  “多亏了一条诚君的开道,我才不用那么费手费脚的,哈哈”  话语中无不嘲讽的味道。  一条诚眼光一寒,似要发作。雷雄看情形不对,连忙打起了  圆场。  “这次组织上派两位高手来,我真是受宠若惊了。七大寇如果  只来一个的话,我自己也照应得下来。但这次这帮小子好象吃定了我  们似的,除了一虎,一豹外,连拳王都要出动!”  “拳王也出动了?”猿飞藏闻言不由面色凝重起来。  “拳王是什么人,我就不信他能快得过我的拳头!”一条诚狂  傲的说道。  “你在组织里是负责内部事情的,所以你有所不知。七大寇是  新近崛起的一股势力。由七个少年精英组成。分别是,虎,豹,火,  冰,魔,侠,拳!  虎,豹是一流的飞车手,火,冰的拳脚在这个地头上无人能  及。至于魔,侠则至今还未出过手。”  “那拳王呢?”一条诚显然对拳王这个称呼很不服气  “拳王排行老二,上次我们的部长黑龙雄三便是折在他手里!”  “黑龙是空手道六段,怎么会败在这小子手里呢?”  “听说那场架在一刹那间已见分晓。黑龙断肋骨四根,左眼被  打瞎,却连那小子长什么摸样都没看清楚!”  一条诚虽然满脸不信的神色,但态度上已经明显没有刚才那  么不可一世了。  “我们这里有四十多人,再加上两位。我相信拳王就算有三头  六臂也得栽在这儿”雷雄连忙为自己这一边打气。  “是啊, 凭我们还打不死这几个小毛孩子”雷雄后面的四十条  大汉顿时群起附和。一时间士气高昂,群情汹涌。
哗拉拉,一阵玻璃碎裂声从二楼穿来,极其的刺耳。刚才还  在喧闹的人群顿时静了下来。  “野猫,带几个兄弟上去看看”雷雄命令道。  一条猫脸大汉一挥手,几个汉子排众而出,看身手都颇为矫  健。  噔噔噔,一阵杂乱的踩楼梯声,五个人鱼贯而上。   五分钟过去了,楼上静得出奇。  “野猫,上面怎么啦?”雷雄大喊道。  楼上依旧一片寂静,毫无声息。  “看来正点子已经来了,大家准备好”飞猿藏眼睛盯着楼梯拐  弯处森森的说道。  “来得好”话音未了,只见一条诚以惊人的速度抄起桌上一根  磨尖水喉,斜带身侧,转眼便串上了楼梯。  “一条君,别急”雷雄说着便要率领手下紧跟而上。  一只大手猛的拦在雷雄的身前,也拦住了他身边的三十多条  汉子。  “先看看”飞猿藏眼睛一直盯着楼梯口,淡淡的命令着雷雄。  雷雄虽然长得比飞猿藏几乎高了足有一头,但看上去非常害  怕他。一听飞猿吩咐,立刻停在了原地。  夜风一阵紧似一阵,吹得两扇大门吱吱作响。  1分钟,2分钟,转眼又是5分钟过去了。楼上依旧安静的仿  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先前五条汉子再加上后来的一条诚,六个足可在任何地方制  造一场惊天动地暴乱的黑道强手竟然自上楼后再也没有任何生息。  风越来越紧,大门哗拉哗拉的响了起来。  汗,渐渐的从雷雄的头上流了出来。  “飞,飞猿君,你看.....”雷雄已经失去了一方黑道大豪的  气势,声音中带着明显的颤抖。  飞猿藏没有出声,只是双眼慢慢的眯成了一条细缝,而眼中  射出了寒光却越来越盛。  “跟我来”飞猿藏从牙缝里蹦出生冷无比的语音。  同时间,他脱下了衬衣,露出一身铁打似的肌肉。顺手拔出  了插在腰间的武士短刃。缓缓的褪下乌黑的刀鞘,露出了雪亮的刀身。  刀长三寸七分,前窄后阔。刀背极厚,刀尖略上弯。正是一  柄日本黑道最常用的斩骨刀。  指尖轻轻的抚上刀身,冰凉的感觉使得飞猿藏完全的冷静了  下来。  如果只是五条普通的汉子失手,他根本不会在意,但是连一  条诚竟然也败得如出一撤,不由他重新考虑眼前的形式。  他非常清楚一条诚的实力。  一条诚,30岁,山口组香港分会的首席双花红棍。空手道黑  带五段。二天一流剑道四段。在整个香港黑社会的身手都算是数一数  二的。然而就是这样的实力也在今天晚上栽得莫名其妙。  飞猿藏预感到,今晚将是他10多年黑道生涯里最凶险的一战。  而这一战的对手,正是楼上那尚未露面的敌人。  想到这里,他朝着雷雄招了招手。  “雷,你先叫20个人冲上去,然后我和你带着剩下的人紧跟着  冲上去。”  好!雷雄一声令下,二十多条汉子各操家伙,如狼似虎的蜂  拥而上。  飞猿藏一咬牙,紧握短刃,率领着雷雄和其他的十多人紧接着  跟上。
  狂风小了,雨却开始瓢泼而下。几分钟之间,整个郊外的荒野  全都笼罩在连天的雨幕之中。  大雨中,依稀透出几道光线。光线正迅速的由远至近。原来是  三辆重型机车。  吱,一声刺耳的急刹车。领头一辆黑色的“追风太子”停了下  来。随后另两部车也停住了。  摘下头盔,领先的骑士露出了一张英俊年轻的脸庞。大雨不断  的吹打在他的脸上,发上。不但没有让他慌乱失措,反而使他的眼睛  更为明亮。  “黑豹,老虎,雨太大了,我们先停一下。”一把低沉的声音响  起。  “拳王哥,魔王会那帮家伙今晚会不会倾巢出动啊?”左后的骑  士问道。  “黑豹,怕了吗?你平时不是一直吹自己很有种吗?”一把银铃  般的女声从右面的那架红色“巡洋舰”上飘来。  “谁说我怕了!等一会儿就让你看看我的手段。到底是我厉害还  是烈火那大蛮牛厉害!”左边那年轻的骑士特别不能忍受美女同伴的  嘲笑。  “好了,要吵架回去再说,趁现在雨小,我们冲!”被称呼拳王  的年轻人低喝道。  “走啦”  “打他个痛快去!”  伴随着隆隆的马达声,三辆的重型机车瞬间披雨而去。
刻把钟左右,被魔王会暂时作为据点的废弃旧楼已经出现在三  位骑士的眼前。  不慌不忙的停好车,三个年轻人丝毫无惧的走向了旧楼的大门。  “你们要小心点,雷雄这家伙出名的阴损。最近又拉上日本山口  组做靠山。实力确实今非昔比”还是那走在最前头的年轻人说道。  “没事,等会让我来打头阵。拳王哥你在旁边替我照应,别让哪  个兔崽子漏网了。母老虎,你就好好见识见识我黑豹的“十二路豹手”!  左后的黑衣皮装少年轻抚着自己的拳头,傲然的笑道。  “又吹了!”右面的少女身材修长,却剪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  妩媚中透着几分蓬勃的英气。  说笑中,他们走到了大门前。  “让我来!”黑衣皮装少年大步冲前,没有任何预备姿势,一拳  直接轰向黑漆的大门。  “轰”,巨响声中,两扇近三米高的木门轰然倒下。  三人一起冲入了大厅。  然儿,眼前的景象却使他们惊呆了;  只见整个近百平方米的大厅里横七竖八的躺满了人。所有的桌  子和椅子无一幸免的被打烂。看情形,就在不久前这里刚发生一场超  级大战。  叫黑豹的少年张大了口,紧握的拳头还作着出击的动作。那少  女也瞪大了好看的杏眼,似乎不能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拳王最快恢复过来,走到厅中央,随手拉起一条躺在楼梯口的  彪型大汉。  那大汉满脸是血,整个鼻子凹陷了下去。血肉模糊中清晰的看  见四个并排的小凹坑。就像是被一只铁铸的拳头正面砸中面门一样。  “黑豹,老虎,你们到楼上去看看,小心点。”  “好的”黑衣少年和短发少女轻盈快速的上了楼梯。  不一会儿,楼上了传来一阵杂乱的翻箱倒柜声。  “拳王哥,你快上来看看”少年的声音。  拳王闻言放下了手上另一条汉子,站起身来,不紧不慢的上了  楼。  二楼的情形和底楼差不多,只是这里躺着的汉子更多。似乎战  况也比底楼更激烈一些。  “拳王哥,你看墙上”短发少女见拳王上来了,忙指着墙说道。  拳王顺指看去,但见雪白的粉墙上被人用血写了十几个大字。
小豹崽,母老虎,你们来晚了!  拳王,这次兄弟我捷足先登也!
雨魔留言   看着字迹,拳王笑了。  “好个雨魔,又玩花样了,真讨厌!”短发少女不依的撅着小嘴,  但眼里却透出盈盈的笑意。  “拳王哥,你看,雷雄也被打趴下了!”黑衣少年道。  果然,魔王会的首领雷雄正倒在角落里,脸肿得不成人形。看  样子他起码得昏迷个几天几夜。  “拳王,这里有两张生面孔,好象是日本人呢!”少女在另一处  叫道。  不远处,两条精壮的汉子躺作一堆。仔细看去,可不正是一条  诚和飞猿藏吗。  “好小子,有你的!”拳王大笑了起来。  这时,腰间的寻呼机响。他低头一看,原来是大哥“飞侠”的  留言:“雨魔在我处,要报仇快来”  拳王回头朝着还在翻东西的少年和少女道:“我们走吧,找大  哥玩去!”  笑闹声中,三个年轻人走出了大楼,跨上机车绝尘而去。
雨依旧绵密的下着。  忽然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紧跟着就是隆隆的闷雷声不绝于耳。  手,一只手艰难的攀上窗沿。在闪电的映照下,这只手的主人  正睁着一双充满仇恨的眼睛。  “七大寇,我飞猿藏发誓;山口组绝对饶不了你们!”
显示/隐藏
校园幽默爆笑笑话-课桌文学
  某一男生一日有感而发,在一张课桌上留诗一首: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要在本校找,     何况数量又不多,而且质量也不高。 
  不日后,这首诗后面又多了一首,显然一女生所为: 
  本校自古无英豪,地痞流氓满校跑,     狗眼不识颜如玉,还说美女没处找。
显示/隐藏
古代幽默爆笑笑话-劈 柴
  父子同劈一柴,父执柯,误伤子指。子骂曰:“老乌龟,  汝眼瞎耶?””孙在傍见祖被骂,意甚不平,遂曰:“狗日出  的,父亲可是骂得的么?”
显示/隐藏
宗教幽默爆笑笑话-修女的假期
4?年蒺的修女在星期五央求神父,?她?有?咛末的假期,  >她?花了好樘?殓,好不容易才真服了神父,但神父要求她?在星期一的早上要哲?的告灾他,她?如何渡咿呃?咛末假期........  > 到了星期一的上午,四?修女回???流向神父?告...  > >  > > 第一?修女?神父真:"原?我,神父,我有罪..."  > > 神父?她:"?做了什??"  > > 第一?修女回答:"我看了一部R?的?影"  > > 神父抬钷看著天空想了?秒?,  > > 真:"好吧!原??了,去喝?慢水吧!"  > >  >  第一?修女滕檫?,神父办?第四?修女抿著嘴偷偷的在笑..  ?到第二?修女,她?神父真:"原?我,神父,我有罪..."  > >  > > 神父真:"好吧!告灾我办生了什?事"  > >  > 第二?修女真:"昨晚我偷檫我哥哥的?子??死了一脞狗"  > > 神父又抬钷看著天空,想了近一分?,  > > 真:"原??了,去喝?慢水吧!"  > > 第二?修女滕檫?,第四?修女笑得更大?了...  接著又?到第三?修女?告:"原?我,神父,我有罪..."  > > 神父真:"好吧!告灾我?做了什??"  > > 第三?修女告灾神父:"昨夜我在大街上裸奔"  > > 神父又抬钷看著天空,考?了五分?之後才真:  > > "上帝原??了,也去喝?慢水吧!"  > > 第三?修女滕檫?,第四?修女竟笑倒在地上,  > > 呗眼?都笑出?了...  > >  > > 神父?在忍不住了,於是主??第四?修女:  > >  > > "好吧!?在?告灾我,呃?咛末办生了什?有趣的事  > > ??笑成呃??子?"  > >  > 她好不容易忍著笑回答真:"昨晚我在慢水彦面尿尿..."  > > 神父:"@-@|||"  
显示/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