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日语说笑话笑话|幽默段子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语言不通的烦恼
  一位德高望重的美国访问日本,并在访问地认识了一位漂亮的日本女孩,这女孩几乎不懂英语,而参议员也不懂日语,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他们的交往,两人你情我愿,于是就干起了那事儿,女孩作爱时的样子同其他女人真是不同,只见她不断地用日语尖叫并 做出各种鬼脸。虽然他听不懂日语,但他感到那女孩高潮时的叫声好刺激。 

    第二天,他和当地的日本官员打高尔夫球,最后他以比规定击球次数少一击的成绩将球击入洞中,这时,他忽然想起那个日本女孩的叫声,于是也学着她那样大叫了一声,日本官员迷惑不解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球洞,说:“不,这个洞没错啊...”  
显示/隐藏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不,这个洞没错啊...”
一位德高望重的美国访问日本,并在访问地认识了一位漂亮的日本女孩,这女孩几乎不 懂英语,而参议员也不懂日语,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他们的交流,两人你情我愿,于是 就干起了那事儿,女孩作爱时的样子同其他女人真是不同,只见她不断地用日语尖叫并 做出各种鬼脸。虽然他听不懂日语,但他感到那女孩高潮时的叫声好刺激。 第二天,他和当地的日本官员打高尔夫球,最后他以比规定击球次数少一击的成绩将球 击入洞中,这时,他忽然想起那个日本女孩的叫声,于是也学着她那样大叫了一声,日 本官员迷惑不解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球洞,说:“不,这个洞没错啊...”
显示/隐藏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美国参议员
  一位德高望重的美国参议员访问日本,并在访问地认识了一位漂亮的日本女孩,这女孩几乎不懂英语,而参议员也不懂日语,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他们的交流,两人你情我愿,于是就干起了那事儿,女孩作爱时的样子同其他女人真是不同,只见她不断地用日语尖叫并 做出各种鬼脸。虽然他听不懂日语,但他感到那女孩高潮时的叫声好刺激。 第二天,他和当地的日本官员打高尔夫球,最后他以比规定击球次数少一击的成绩将球击入洞中,这时,他忽然想起那个日本女孩的叫声,于是也学着她那样大叫了一声,日本官员迷惑不解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球洞,说:“不,这个洞没错啊...”
显示/隐藏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语言不通的烦恼
一位德高望重的美国访问日本,并在访问地认识了一位漂亮的日本女孩,这女孩几乎不懂英语,而参议员也不懂日语,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他们的交往,两人你情我愿,于是就干起了那事儿,女孩作爱时的样子同其他女人真是不同,只见她不断地用日语尖叫并 做出各种鬼脸。虽然他听不懂日语,但他感到那女孩高潮时的叫声好刺激。 
第二天,他和当地的日本官员打高尔夫球,最后他以比规定击球次数少一击的成绩将球击入洞中,这时,他忽然想起那个日本女孩的叫声,于是也学着她那样大叫了一声,日本官员迷惑不解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球洞,说:“不,这个洞没错啊...”
显示/隐藏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美国参议员
  一位德高望重的美国参议员访问日本,并在访问地认识了一位漂亮的日本女孩,这女孩几乎不懂英语,而参议员也不懂日语,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他们的交流,两人你情我愿,于是就干起了那事儿,女孩作爱时的样子同其他女人真是不同,只见她不断地用日语尖叫并 做出各种鬼脸。虽然他听不懂日语,但他感到那女孩高潮时的叫声好刺激。 第二天,他和当地的日本官员打高尔夫球,最后他以比规定击球次数少一击的成绩将球击入洞中,这时,他忽然想起那个日本女孩的叫声,于是也学着她那样大叫了一声,日本官员迷惑不解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球洞,说:“不,这个洞没错啊...”
显示/隐藏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美国参议员
一位德高望重的美国参议员访问日本,并在访问地认识了一位漂亮的日本女孩,这女孩几乎不懂英语,而参议员也不懂日语,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他们的交流,两人你情我愿,于是就干起了那事儿,女孩作爱时的样子同其他女人真是不同,只见她不断地用日语尖叫并 做出各种鬼脸。虽然他听不懂日语,但他感到那女孩高潮时的叫声好刺激。  第二天,他和当地的日本官员打高尔夫球,最后他以比规定击球次数少一击的成绩将球击入洞中,这时,他忽然想起那个日本女孩的叫声,于是也学着她那样大叫了一声,日本官员迷惑不解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球洞,说:“不,这个洞没错啊...”
显示/隐藏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叫地很刺激
一位德高望重的美国访问日本,并在访问地认识了一位漂亮的日本女孩,这女孩几乎不懂英语,而参议员也不懂日语,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他们的交流,两人你情我愿,于是就干起了那事儿,女孩作爱时的样子同其他女人真是不同,只见她不断地用日语尖叫并做出各种鬼脸。虽然他听不懂日语,但他感到那女孩高潮时的叫声好刺激。  第二天,他和当地的日本官员打高尔夫球,最后他以比规定击球次数少一击的成绩将球击入洞中,这时,他忽然想起那个日本女孩的叫声,于是也学着她那样大叫了一声,日本官员迷惑不解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球洞,说:“不,这个洞没错啊...”
显示/隐藏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搞错洞了
一位德高望重的美国访问日本,并在访问地认识了一位漂亮的日本女孩,这女孩几乎不 懂英语,而参议员也不懂日语,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他们的交流,两人你情我愿,于是 就干起了那事儿,女孩作爱时的样子同其他女人真是不同,只见她不断地用日语尖叫并 做出各种鬼脸。虽然他听不懂日语,但他感到那女孩高潮时的叫声好刺激。 第二天,他和当地的日本官员打高尔夫球,最后他以比规定击球次数少一击的成绩将球 击入洞中,这时,他忽然想起那个日本女孩的叫声,于是也学着她那样大叫了一声,日 本官员迷惑不解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球洞,说:“不,这个洞没错啊...”
显示/隐藏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语言不通的烦恼
  一位德高望重的美国访问日本,并在访问地认识了一位漂亮的日本女孩,这女孩几乎不懂英语,而参议员也不懂日语,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他们的交往,两人你情我愿,于是就干起了那事儿,女孩作爱时的样子同其他女人真是不同,只见她不断地用日语尖叫并 做出各种鬼脸。虽然他听不懂日语,但他感到那女孩高潮时的叫声好刺激。    第二天,他和当地的日本官员打高尔夫球,最后他以比规定击球次数少一击的成绩将球击入洞中,这时,他忽然想起那个日本女孩的叫声,于是也学着她那样大叫了一声,日本官员迷惑不解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球洞,说:“不,这个洞没错啊...”
显示/隐藏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少年七大寇(五)
五、进攻第一刀      七月的下午,骄阳如火。暴烈的阳光晒得一切都昏昏沉沉的。  刘家大宅的后花园里,刘满堂在树阴下作着午后的小睡。四  名彪型大汉护立在四周,全神贯注的警戒着。  一阵纷乱的脚步声从拱形的圆门处传来。  “刘爷,刘爷”一名高瘦的男子快速的来到刘满堂跟前。  刘满堂稍稍睁开了惺忪的睡眼,他最恨睡午觉的时候被人吵  醒,所以脸色极不好看。  “什么事?”  高瘦的男子擦了擦满头的大汗,结结巴巴的说:“刘爷,日  本山口组求见”  刘满堂一听之下,立刻锁紧了双眉:“来了多少人?”  那高瘦的男子名叫马玉龙,是天龙堂的内务总管。平时一向  沉着冷静,很少像今天这般慌张。  “只有一个....一个人”  “哈哈哈。那有什么好怕的,叫他到这里来见我!”刘满堂听  见对方只有一个人,顿时放心下来。  他最近和香港几大堂口正秘密联合起来,准备对付猛龙过江  的山口组。由于他天龙堂兵多将广,而且又位处中环,论实力可以算  得上是港九第一把交椅。所以在这次大联合中扮演着最为重要的角色。  他本人则是港九联盟的总指挥,正是处于风口浪尖的位置。  所以他近来一直都很小心,无论到哪里都有四个贴身保镖跟随。  站在他身边的四个保镖个个身怀绝技。  于刚,快枪手,可在6秒之内连发6枪击中50米外的靶心;  陈伟,大圣劈挂门一流好手,一掌劈下,可断砖12块;  李连,鹰爪拳高手,曾以一人之力大战20名好汉而胜出;  铁华,西洋拳好手,左拳322磅,右拳355磅;  “可...是”马玉龙似有话要说,但又不敢开口。  “老马,到底怎么啦?”刘满堂心里有些奇怪,因为马玉龙很  早就已经追随他左右。对他向来敬若神明,从不敢在他面前隐瞒任何  东西。  “刘爷,我总觉得,这日本人邪得很,恐怕刘爷亲自见他不太  合适”马玉龙似乎鼓足勇气,终于一口气把话说完。  “邪?哈哈,老马,邪岂能胜正乎”刘满堂大笑,好象忘了自  己也是黑道中人。  “叫他来吧,顺便让银氏兄弟也进来。”他吩咐道。  听到银氏兄弟之名,马玉龙的瘦脸一下子轻松了很多,好像  溺水的人忽然抓到了救生圈一样:“好,我马上去!”  刘满堂毕竟一代枭雄。心知老马的眼光一直都非常准,他既  然认为这日本人有鬼,那这家伙或许真有点邪门。为防万一,他叫来  了天龙堂的超级红棍王---银氏兄弟。  银氏兄弟一直都不怎么出名,只有刘满堂和马玉龙等少数几  个核心分子知道这对兄弟才是天龙堂最好的杀手。刘满堂向来把他们  看作自己的秘密武器。
刘满堂正想间,马玉龙的声音又告响起。  “刘爷,他来了”  刘满堂闻言便抬头看去。  身前5,6米处站着三个人。左右两边站着两位神情冷酷的中  年人,正是得力好手银氏兄弟。  而中间这人一身黑衣,就这么随随便便站着,却散发着一股  极其摄人的寒意。连烈日照在他身上都毫无作用。
刘满堂盯着黑衣人,没有说话。  “刘堂主,战还是降?”黑衣人忽然开口了,但他的汉语说得  非常生涩干硬。  “竟敢对刘爷无礼!”赢爪拳高手李连大声呵斥。  黑衣人嘴角稍稍牵了一下,算是冷笑。  “回去告诉你们组长,叫他滚回日本去!”刘满堂以比冰更冷  的语调答到。  毒热的太阳照在花园里,烤得泥地上冒起了袅袅的烟雾。但  忽然间,一股强烈的寒意从刘满堂和黑衣人之间形成。  “我明白了,刘堂主”黑衣人一共说了七个字,却已经发出十  四招杀手!  他猛然前冲,西洋拳好手铁华首先一记右直拳猛轰其面门;  黑衣人不闪不避,瞬间从他身边一溜而过。铁华倒下,肋下血光暴  现;  与此同时,银氏兄弟的飞刀早已出手,三柄飞刀不分先后,  插中黑衣人的背部,直没至柄!  于刚见黑衣人动,右手一弹,大口径“密林”保险已经打开。  忽然,他觉得右手好象一麻,正低头看去,忽觉头顶又是一疼,然后,  他便什么也看不见了。  铁华倒下,陈伟迅速挡在了刘满堂的身前;  于刚毙命,李连看准机会,急步上前,在一刹按间用五指牢  牢的锁住了黑衣人的咽喉!  银氏兄弟同一时间再发一十二柄飞刀,分射黑衣人的后脑,  背心。  李连一扣上黑衣人的咽喉,立刻发力,想把他的脖子一把捏  断。说时迟,那时快,他忽觉眼前白光一亮,那一亮的光辉似乎比太  阳更为耀眼。  然后他就看见自己的双手至腕处已被切断,尚在纳闷间,一  十二柄飞刀已到眼前!  黑衣人一刀斩断李连的双手,整个身型趁势向上一拔,越过  了李连的头顶,也躲过了身后必杀的一十二柄飞刀!整个人呈大鸟扑  食状向下扑击刘满堂!  陈伟眼见黑衣人居高临下,如电而来,竟然吓得忘了闪躲,  只眼睁睁的看着黑衣人的刀劈进了自己的额头!  前后不过几秒间,四大保镖全部毙命!而黑衣人虽然身中三  刀,却已经扑到了刘满堂的眼前!  黑衣人看着身下惊恐万状的刘满堂,大喝一声,手中的短刀  气势如虹般再次劈下!  两条银炼无声无息如幽灵搬迅速卷到,一条缠出了他握刀的  双手,一条缠住了他的双腿。银氏于千钧一发间终于缠住了黑衣人必  杀的一击!  双链同时用力一抖,黑衣人身在空中顿时失去平衡。刘满堂  见黑衣人整个身体扭曲在空中,连忙向黑衣人打出一拳!  少年时,刘满堂曾经一拳打死过一条纯种英格兰狼狗。  壮年时,刘满堂一拳打晕一位在中环街头撒野的欧洲中量级  拳王;  虽然他现在已近六十,但这一拳击出,竟隐含风雷之声,精,  气,神丝毫不减当年!  砰,一拳正中黑衣人的胸膛,其强大劲力把黑衣人的胸膛都  打得凹陷下去了。  银氏兄弟见状,借势再把银链一抖,将黑衣人的身体抛上半  空。同时间,二十四柄飞刀又告出手,直射向身在半空的黑衣人!  黑衣人中刀,翻滚,跌下!  啪的一声,等他掉下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插满了刀!  刘满堂见黑衣人跌下,始才喘了口粗气。银氏兄弟忙上前搀  扶。  这时候,马玉龙才刚刚率领了大批的帮众赶来。  “刘爷,这.....”马玉龙看着场中的惨像,一时说不出话来。  刘满堂疲惫的挥了挥手道:“留下黑衣人,把自家兄弟抬下  去好好厚葬!”  “好,好”马玉龙唯唯诺诺着,指挥着手下把四名保镖的尸首  抬了出去,场面没多久便清理干净了,只剩下躺在地中央的黑衣人。  “去检查一下黑衣人,看看有什么。”刘满堂经历了刚才激烈  的拼斗,连说话都觉得有点吃力。他不禁暗暗的叹息自己毕竟老了。
他看着一个帮众上前,俯下身,准备把黑衣人的身体翻转。  突然觉得心头一跳,猛感不妙!  就在此时,银氏兄弟,马玉龙,以及在场的几十名大汉忽然  看见一截明晃晃的利刃自那检查黑衣人的帮众背后标出。  众人皆是一愣,就在这一愣之间,这名帮徒的身体忽然朝后  倒飞。  踹飞了帮徒后,黑衣人竟然带着满身的飞刀站了起来!  银氏兄弟反应最快,几乎同时飞身扑向黑衣人,其余人反应  也不慢,紧随的跟上,似要把黑衣人活活挤杀于人群中!  面对着潮水般涌上了的人群,黑衣人如木石的脸上浮现了一  个绝望的笑容,大喊了一句日语,便拔出了身边的一样东西!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黑衣人竟然引爆了暗藏在身上的炸  药!  猛烈的威力之下,只见血雨和残肢满天乱飞,强大的气流把刘  满堂冲得跌向内堂。
第二天的清晨,七大寇的年轻首领“飞侠”正在海边练拳和吐  纳。他喜欢这样,因为晨风,旭日,海浪总是让他心情愉快,精神饱  满。  “大哥,好事情来了”一条健壮的身影从远处跑来。  飞侠收起了拳势,着眼望去,来人正是小兄弟“黑豹”  “有什么好事情?”飞侠微笑道。  “天龙堂的刘满堂有请大哥”黑豹兴奋的说道。  飞侠沉思了一会儿道:“莫不是山口组已经行动了?”  黑豹道:“正是,山口组的杀手昨天下午在天龙堂总部暗杀  刘满堂!”  飞侠皱了皱眉道:“狂妄的日本人!”  黑豹道:“虽然暗杀失败,但据说那杀手非常了得,一举毁  掉了刘满堂的四大保镖,最后还引爆随身炸药和银氏双雄同归于尽,  连刘满堂本人也被炸伤!”  “好,你去联系冰块和烈火,要他们这几天随时小心日本人的  动静,我和拳王去天龙堂一次”飞侠思考了片刻便有了对策。  “那我和老虎呢!”黑豹急着问。  飞侠笑了,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你真心急,你和老虎配合  雨魔,这几天要暗中保护好14K,和胜和的几位港九老大,你很忙呢!”  黑豹虽然不是很满意,但还是点点头:“好吧,可恨又得和  雨魔那小子打交道了”
这时,一轮金黄的太阳慢慢在海的远处浮现,只见无数道黄  光泛射在湛蓝的海面上,幻化成及其绚丽夺目的色彩!今天,将会是  个好天气!
显示/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