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的幽默笑话笑话|幽默段子

儿童幽默爆笑笑话-一朵新“疤”
  儿子不认识“葩”字,请教父亲。    父亲也不认识,但是为了不失去面子,端详了一番,教训儿子  说:“这都不认识?念‘疤’。”    儿子指着报上题为“文学史上的一朵新葩――《班主任》的文  章问父亲:“爸爸,说《班主任》是一朵新葩,什么意思?”    父亲微笑了,轻轻刮了儿子一下鼻子:“傻孩子,什么意思?《班  主任》是伤痕文学的代表作,既是伤痕,就有伤疤,刚发表,当然是  新疤罗!”
显示/隐藏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小学生爆笑作文
作文题目:我最喜欢的人   作者:一年甲班黄小洋 
  老师,基本上,你这题目出的让我有点困扰。为什么呢?因为我喜欢的人很多。     我喜欢的人之一就是隔壁家的那个早上见到我会对我笑的小女生,虽然我觉得我很帅,但是她和我比起来,年纪太小了,所以虽然我觉得她很可爱,但我还是比较喜欢成熟美丽且将头发烫成大波浪卷的女人。身材嘛,当然是要国际级一流标准,胸就是胸、腰就是腰、臀就是臀。至于脚嘛,基本上,我的要求不多,只要皮肤柔细、曲线优美、动感十足,这样就可以了,比起我老爸那个完美主义者,我想我的要求简单多了。当然,具备有以上条件的女人,我目前还没找到,所以只能将就一下丁班的许诗诗,唉,我想,我是个’宁滥勿缺’的男人,这点,看我老爸就看得出来,他目前的伴侣啊,唉,摇头比较快!每天回家都把我老爸管得死死的,不准他在家里抽烟、不准他边洗澡边听电话、不准他过十二点还在处理公文,现在老爸如果要加班的话,还得打电话回家。不旦如此,还规定他在家人生日时,一定要提早回家,嗯,这点我倒是满喜欢的啦,因为自从妈妈死后,我就再也没有和老爸一起过生日了,不用说生日,举凡和XX日、XX节有关的东西,我都不会见到老爸,所以我通常都是跑到同学家去过生日的。而且现在每天都见得到老爸,真是有点感动,想当年我一个月见不到他几次面的说,需要钱就去找提款机,买东西就用信用卡副卡,当时差点以为自已一个人也能在这世界上过活了。嗯,我离题了耶,老师,你不会因为这样而扣我分吧?你的作文我可是很认真的写呢!只是离题就扣我分,太没天理了。我相信你一定不会扣我分的!请不要辜负我对你的信任。     再来,我喜欢的人,就是坐我隔壁的豪哥,你一定觉得很疑惑,为什么我要叫一个和我同年的人为“哥”呢?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他是我祟拜的对象。有一次,我被六年级的人看不爽,六年级的人放话说每看到我一次就扁我一次,豪哥知道之后,就去海扁那群放话的六年级,还告诉他们不准动他班上的人。哈!从那次之后,我就开始超级祟拜豪哥,虽然他很笨,每次数学和自然总是离零分没多远,不过,他的国文已经到了完全可以不用上课就能考试就境介,谁叫他有一对搞文学的爸妈。我曾经和豪哥提议要帮他罩数学和自然,可是被豪哥很凶的驳回,他说做人要正大光明,不可以做出违背自已良心的事。作弊会违背自已良心吗?不作弊的人才没有童年吧!将来长大他会后悔的,当每个人都在谈自已小时候做弊的糗事时,只有他一个人义 正词严地说:“我从来没做弊!”我想,那一瞬间,全部的人一定会开始冒出三条小丸子的黑色效果线,然后开始吹起秋天的冷风还吹走一片枫叶。不过,虽然是如此,我还是喜欢豪哥,我会罩他的,在一些他正义的脑袋所没办法理解的世界。     我第三个喜欢的人,就是我老爸,不过,这家伙,我觉得很难实际说出为何我会喜欢他,所以我还是用反面述说的方式来说好了,以不喜欢来证明喜欢。我老爸是个恶心的男人,他会把自已下班的臭袜子脱下来盖在别人头上硬逼别人闻。之前还喜欢在浴室里 边洗澡边唱雪中红,他的歌声如果称得上好听,那用指甲划黑板的声音就叫天籁了。他还喜欢送人奇怪的东西,就是那种你收到会觉得很撇的东西,像我上次生日他就送我一只压下去会出现大便的猪娃娃,害我当场撇在那里。我老爸的奇怪事迹真得很多,如果我要一条一条的写,我想我把全班的作文簿全写光也没办法写完他的丰功伟业,所以,我老爸的部分还是跳过吧。     我还喜欢一个人,那人是我老爸的新欢,也就是那个致力于“改革”我家恶息的人(恶息是他自已说的,我倒觉得那是种家庭特色。)那人是我老爸死皮赖脸狂缠才得来的人。基本上,个性有点烂,通常什么事情都是他说了就算,不容许别人反对。就连我的生活愉乐,看电视、睡大头觉,也都被他剥夺了,他不准我回家后就看电视,还规定我不可以看完卡通七点就睡觉,一定要准时九点睡。每个人回家还一定得说一句我回来了。把我家搞得像是德国一样,超级有规律。不过,他也是那种会让人又爱又恨的家伙,就整体上来说,算得上是不错了啦。不过,我还是很搞不懂,老爸怎么会喜欢上他,又凶、又严厉、又没身材,感觉上还是个禁欲派的修道人员。不过,身材这一点,唉,真得是害我当年还在幻想老爸到底会 带怎么样新欢回家,依老爸的眼光和条件,一定是那种金发大波浪穿著红色紧身衣、细跟高跟鞋的超级大美女。没想到人生果然充满不可预测,计划永远比不上变化,唉,老爸居然带回来一个穿著普通T恤、被洗到变白的牛件裤,以及白色球鞋,看起来完全和我的梦想没交集的家伙。     唉,打钟了,我还是写到这里就好,反正我喜欢的人也写得差不多了,再写的话,就会是那种小白小花路人甲之类的出现,所以,就写到这样就好。
显示/隐藏
校园幽默爆笑笑话-小学生爆笑作文
作文题目:我最喜欢的人 
作者:一年甲班黄小洋
老师,基本上,你这题目出的让我有点困扰。为什么呢?因为我喜欢的人很多。
我喜欢的人之一就是隔壁家的那个早上见到我会对我笑的小女生,虽然我觉得我很帅,但是她和我比起来,年纪太小了,所以虽然我觉得她很可爱,但我还是比较喜欢成熟美丽且将头发烫成大波浪卷的女人。身材嘛,当然是要国际级一流标准,胸就是胸、腰就是腰、臀就是臀。至于脚嘛,基本上,我的要求不多,只要皮肤柔细、曲线优美、动感十足,这样就可以了,比起我老爸那个完美主义者,我想我的要求简单多了。当然,具备有以上条件的女人,我目前还没找到,所以只能将就一下丁班的许诗诗,唉,我想,我是个’宁滥勿缺’的男人,这点,看我老爸就看得出来,他目前的伴侣啊,唉,摇头比较快!每天回家都把我老爸管得死死的,不准他在家里抽烟、不准他边洗澡边听电话、不准他过十二点还在处理公文,现在老爸如果要加班的话,还得打电话回家。不旦如此,还规定他在家人生日时,一定要提早回家,嗯,这点我倒是满喜欢的啦,因为自从妈妈死后,我就再也没有和老爸一起过生日了,不用说生日,举凡和XX日、XX节有关的东西,我都不会见到老爸,所以我通常都是跑到同学家去过生日的。而且现在每天都见得到老爸,真是有点感动,想当年我一个月见不到他几次面的说,需要钱就去找提款机,买东西就用信用卡副卡,当时差点以为自已一个人也能在这世界上过活了。嗯,我离题了耶,老师,你不会因为这样而扣我分吧?你的作文我可是很认真的写呢!只是离题就扣我分,太没天理了。我相信你一定不会扣我分的!请不要辜负我对你的信任。
再来,我喜欢的人,就是坐我隔壁的豪哥,你一定觉得很疑惑,为什么我要叫一个和我同年的人为“哥”呢?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他是我祟拜的对象。有一次,我被六年级的人看不爽,六年级的人放话说每看到我一次就扁我一次,豪哥知道之后,就去海扁那群放话的六年级,还告诉他们不准动他班上的人。哈!从那次之后,我就开始超级祟拜豪哥,虽然他很笨,每次数学和自然总是离零分没多远,不过,他的国文已经到了完全可以不用上课就能考试就境介,谁叫他有一对搞文学的爸妈。我曾经和豪哥提议要帮他罩数学和自然,可是被豪哥很凶的驳回,他说做人要正大光明,不可以做出违背自已良心的事。作弊会违背自已良心吗?不作弊的人才没有童年吧!将来长大他会后悔的,当每个人都在谈自已小时候做弊的糗事时,只有他一个人义 正词严地说:“我从来没做弊!”我想,那一瞬间,全部的人一定会开始冒出三条小丸子的黑色效果线,然后开始吹起秋天的冷风还吹走一片枫叶。不过,虽然是如此,我还是喜欢豪哥,我会罩他的,在一些他正义的脑袋所没办法理解的世界。
我第三个喜欢的人,就是我老爸,不过,这家伙,我觉得很难实际说出为何我会喜欢他,所以我还是用反面述说的方式来说好了,以不喜欢来证明喜欢。我老爸是个恶心的男人,他会把自已下班的臭袜子脱下来盖在别人头上硬逼别人闻。之前还喜欢在浴室里 边洗澡边唱雪中红,他的歌声如果称得上好听,那用指甲划黑板的声音就叫天籁了。他还喜欢送人奇怪的东西,就是那种你收到会觉得很撇的东西,像我上次生日他就送我一只压下去会出现大便的猪娃娃,害我当场撇在那里。我老爸的奇怪事迹真得很多,如果我要一条一条的写,我想我把全班的作文簿全写光也没办法写完他的丰功伟业,所以,我老爸的部分还是跳过吧。
我还喜欢一个人,那人是我老爸的新欢,也就是那个致力于“改革”我家恶息的人(恶息是他自已说的,我倒觉得那是种家庭特色。)那人是我老爸死皮赖脸狂缠才得来的人。基本上,个性有点烂,通常什么事情都是他说了就算,不容许别人反对。就连我的生活愉乐,看电视、睡大头觉,也都被他剥夺了,他不准我回家后就看电视,还规定我不可以看完卡通七点就睡觉,一定要准时九点睡。每个人回家还一定得说一句我回来了。把我家搞得像是德国一样,超级有规律。不过,他也是那种会让人又爱又恨的家伙,就整体上来说,算得上是不错了啦。不过,我还是很搞不懂,老爸怎么会喜欢上他,又凶、又严厉、又没身材,感觉上还是个禁欲派的修道人员。不过,身材这一点,唉,真得是害我当年还在幻想老爸到底会 带怎么样新欢回家,依老爸的眼光和条件,一定是那种金发大波浪穿著红色紧身衣、细跟高跟鞋的超级大美女。没想到人生果然充满不可预测,计划永远比不上变化,唉,老爸居然带回来一个穿著普通T恤、被洗到变白的牛件裤,以及白色球鞋,看起来完全和我的梦想没交集的家伙。
唉,打钟了,我还是写到这里就好,反正我喜欢的人也写得差不多了,再写的话,就会是那种小白小花路人甲之类的出现,所以,就写到这样就好。
显示/隐藏
校园幽默爆笑笑话-小学生爆笑作文
作文题目:我最喜欢的人 
作者:一年甲班黄小洋
老师,基本上,你这题目出的让我有点困扰。为什么呢?因为我喜欢的人很多。
我喜欢的人之一就是隔壁家的那个早上见到我会对我笑的小女生,虽然我觉得我很帅,但是她和我比起来,年纪太小了,所以虽然我觉得她很可爱,但我还是比较喜欢成熟美丽且将头发烫成大波浪卷的女人。身材嘛,当然是要国际级一流标准,胸就是胸、腰就是腰、臀就是臀。至于脚嘛,基本上,我的要求不多,只要皮肤柔细、曲线优美、动感十足,这样就可以了,比起我老爸那个完美主义者,我想我的要求简单多了。当然,具备有以上条件的女人,我目前还没找到,所以只能将就一下丁班的许诗诗,唉,我想,我是个’宁滥勿缺’的男人,这点,看我老爸就看得出来,他目前的伴侣啊,唉,摇头比较快!每天回家都把我老爸管得死死的,不准他在家里抽烟、不准他边洗澡边听电话、不准他过十二点还在处理公文,现在老爸如果要加班的话,还得打电话回家。不旦如此,还规定他在家人生日时,一定要提早回家,嗯,这点我倒是满喜欢的啦,因为自从妈妈死后,我就再也没有和老爸一起过生日了,不用说生日,举凡和XX日、XX节有关的东西,我都不会见到老爸,所以我通常都是跑到同学家去过生日的。而且现在每天都见得到老爸,真是有点感动,想当年我一个月见不到他几次面的说,需要钱就去找提款机,买东西就用信用卡副卡,当时差点以为自已一个人也能在这世界上过活了。嗯,我离题了耶,老师,你不会因为这样而扣我分吧?你的作文我可是很认真的写呢!只是离题就扣我分,太没天理了。我相信你一定不会扣我分的!请不要辜负我对你的信任。
再来,我喜欢的人,就是坐我隔壁的豪哥,你一定觉得很疑惑,为什么我要叫一个和我同年的人为“哥”呢?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他是我祟拜的对象。有一次,我被六年级的人看不爽,六年级的人放话说每看到我一次就扁我一次,豪哥知道之后,就去海扁那群放话的六年级,还告诉他们不准动他班上的人。哈!从那次之后,我就开始超级祟拜豪哥,虽然他很笨,每次数学和自然总是离零分没多远,不过,他的国文已经到了完全可以不用上课就能考试就境介,谁叫他有一对搞文学的爸妈。我曾经和豪哥提议要帮他罩数学和自然,可是被豪哥很凶的驳回,他说做人要正大光明,不可以做出违背自已良心的事。作弊会违背自已良心吗?不作弊的人才没有童年吧!将来长大他会后悔的,当每个人都在谈自已小时候做弊的糗事时,只有他一个人义 正词严地说:“我从来没做弊!”我想,那一瞬间,全部的人一定会开始冒出三条小丸子的黑色效果线,然后开始吹起秋天的冷风还吹走一片枫叶。不过,虽然是如此,我还是喜欢豪哥,我会罩他的,在一些他正义的脑袋所没办法理解的世界。
我第三个喜欢的人,就是我老爸,不过,这家伙,我觉得很难实际说出为何我会喜欢他,所以我还是用反面述说的方式来说好了,以不喜欢来证明喜欢。我老爸是个恶心的男人,他会把自已下班的臭袜子脱下来盖在别人头上硬逼别人闻。之前还喜欢在浴室里 边洗澡边唱雪中红,他的歌声如果称得上好听,那用指甲划黑板的声音就叫天籁了。他还喜欢送人奇怪的东西,就是那种你收到会觉得很撇的东西,像我上次生日他就送我一只压下去会出现大便的猪娃娃,害我当场撇在那里。我老爸的奇怪事迹真得很多,如果我要一条一条的写,我想我把全班的作文簿全写光也没办法写完他的丰功伟业,所以,我老爸的部分还是跳过吧。
我还喜欢一个人,那人是我老爸的新欢,也就是那个致力于“改革”我家恶息的人(恶息是他自已说的,我倒觉得那是种家庭特色。)那人是我老爸死皮赖脸狂缠才得来的人。基本上,个性有点烂,通常什么事情都是他说了就算,不容许别人反对。就连我的生活愉乐,看电视、睡大头觉,也都被他剥夺了,他不准我回家后就看电视,还规定我不可以看完卡通七点就睡觉,一定要准时九点睡。每个人回家还一定得说一句我回来了。把我家搞得像是德国一样,超级有规律。不过,他也是那种会让人又爱又恨的家伙,就整体上来说,算得上是不错了啦。不过,我还是很搞不懂,老爸怎么会喜欢上他,又凶、又严厉、又没身材,感觉上还是个禁欲派的修道人员。不过,身材这一点,唉,真得是害我当年还在幻想老爸到底会 带怎么样新欢回家,依老爸的眼光和条件,一定是那种金发大波浪穿著红色紧身衣、细跟高跟鞋的超级大美女。没想到人生果然充满不可预测,计划永远比不上变化,唉,老爸居然带回来一个穿著普通T恤、被洗到变白的牛件裤,以及白色球鞋,看起来完全和我的梦想没交集的家伙。
唉,打钟了,我还是写到这里就好,反正我喜欢的人也写得差不多了,再写的话,就会是那种小白小花路人甲之类的出现,所以,就写到这样就好。
显示/隐藏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李宽戒网
  李宽戒网已有半年多了。 十多年未曾谋面的老同学从国外回来,挂电话邀李宽到酒店一叙,李宽兴高采烈而去, 敲开房门,见到屋内架势,却瞠目结舌。只见房内数人正围着桌上几台电脑、 MODEM、 几根电话线端正而坐,居中的一位中年妇女正侃侃而谈,身边的听讲者个个虔诚认真, 如痴如醉。李宽一看,便彻底明白了,原来又是INTERNET。 这种阵式李宽已见识过好多次,两年前他曾被一位早就完全记不起名字的初中同学骗去 听了一次“网课”;一年半前到某个度假村度假的时候被一群头扎黄丝带的网商用地毯 式轰炸方法抢走了半天的游玩时间;大半年前,李宽还被一位被他抛弃的老情人诓去听 了一场网大会;几天前,一伙网虫还拉他到青秀山,烧烤玩了一整夜。 李宽久经这种考验,临危不惧不惧,先与老同学礼行问候叙旧,然后端坐于床沿,磨刀 霍霍,严阵以待,兵来以便将挡,水来则用土掩。 老同学用很亲切的语言及表情,把李宽介绍给室内的四位朋友,一位从台湾来的妇人, 一位香港来的瘦子,两位本城的人:一位是胖子,另一位是很年轻的姑娘。姑娘长得很 漂亮,李宽便多看了两眼。介绍完毕,台湾妇人率先关心李宽,问李宽在做什么工作。 李宽回答说没有工作,一介无业游民。香港瘦子先乐了,说那你来得正好,来得正是时 候。李宽很客气地笑了笑,没有回问他,如何来得好,如何来得正是时候。 老同学指着台湾妇人,对李宽说,她原是一位大小姐,祖父是教授, 父亲是将军,原 本性格乖僻,爱玩爱享受。老同学说到这里,台湾妇人便大笑插言道,我还好吃懒做, 脾气臭臭呢。于是大家都笑了,等着老同学说下文。老同学说,她后来参加了我们的组 织,发现了人生的最大意义,从此改变了一生。李宽笑了,这次只有李宽一个人笑,显 得很孤单。李宽笑完后对老同学说,你不要用组织这个词,你从国外来,不知道这个词 我们用惯了别的意思,容易误会,容易把人吓跑的,你说的应该是公司的意思吧。老同 学说,也不完全是公司那么简单,应该说是一种事业,一种人生的存在形式,比方说吧 ,今天晚上我们要去听一位传奇人物的演讲,这位传奇人物你知道多有号召力么?我们 几千人从全世界四面八方来,就为了今晚听他一次讲课。你看到了,她从台湾来,他从 香港来,我从美国来,在这间房间里就有四个国家来的人。我们的事业遍布全世界三十 六个国家,大家长途跋涉自费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来接受这位传达人物给我们的帮助 。你说,这难道只是做生意这么简单的事么?李宽看了看那台湾妇人和香港瘦子,摸摸 鼻子说,好象台湾和香港还算不上国家吧。台湾妇人先是愣了愣,然后很大声地笑了, 笑着说那是李登辉的事情,我们不管。李宽说,我很想管,介是我管不上。李宽说完也 笑了。大家见李宽玩了一点点幽默,就都很配合地一起笑了。 李宽对INTERNET事业的红火形势还是略知一二的。李宽不明白的是这位老同学怎么也举 着一杠大旗杀了回来,听说此人在美国读了文学硕士,何以不搞文学?不过细想之下, 李宽也就不太奇怪了,想来中国人在别人的国家是搞不了文学的,老外写的那些鸡肠总 不能和中国人的方块字搅到一块儿,倒是INTERNET能搅到一起。 老同学问李宽的经济情况,李宽回答说还过得去。老同学问李宽真的是无事可做么?李 宽回答说千真万确。老同学便说,这样不就证明了我们有缘么?今晚我要带你去见见我 们那位传奇人物,见过之后你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李宽说我小时候跟大人们上北京 见毛主席席的时候就以为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老同学知道李宽确实上北京见过毛主席 ,便乐了,哈哈笑着说那时候我们可真羡慕死你了。香港瘦子这时便插话说,今晚你跟 我们去见了这位传奇人物,一定就像你见毛主席那样,会改变你一生的。 李宽笑笑说,我这一生已经改变过好多次,再也不想改了。 台湾妇人给李宽倒了一杯茶来,李宽道谢连连接过茶杯时,她娇声责备老同学说,好朋 友来了也不倒一杯茶,难怪你现在才做到“蔚蓝”子爵哪。老同学嗬嗬一笑,说大姐批 评很对,我一定要多多向你学习。台湾妇人所说的“蔚蓝”子爵,是她们这些网虫的级 别标志,分公、侯、伯、子、男五个爵位, 再配以七种颜色交错组合而成系列, 李宽 那位诓他去参加INTERNET大会的不计前嫌也不怕老公吃醋的老情人,便在这个系统做到 靛青男爵。台湾妇人坐到李宽身边,对李宽说,看见你这么年轻,我真的很鼓舞哪。这 句话把李宽吓了一跳,幸亏台湾妇人的话没有停顿,才没有让李宽产生误会。台湾妇人 说,我像你这样年轻的时候呀,真是什么东西都不信的,第一次有人向我介绍 INTERNET,把我带去网大会,见到人家在讲台上激动得要死哭天抢地,还笑人家,说怎 么这样嘛,好神经病哪!台湾妇人很亲切地拍了拍李宽的肩膀说,你这样和和气气地听 我们说话,态度这么友好,真是一个INTERNET的好人才,起点很高,会很快成功的。你 知道么,我以前骂我的老师还骂得很凶呢,我骂他叫我去INTERNET太瞧不起我了。其实 呀,后来我跟着老师多上了几次,多听了几次网虫们的现身说法,才开始慢慢接受了它 。我慢慢去做,慢慢才认识到这份事业才是我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你有这种悟性,应 该度一度,慢慢认识。上不上你可以自由选择,但是有没有机会参加,就要看有没有缘 份了,今天你到我们这里,说明你真的是有缘分的。你知道么,外面抢着要进会场的有 好几千人呢,标都抢光了,我们的标到现在都没落实到手。隔壁有个新加坡来的,说要 用一张回程机标换一张入场的标,还换不到呢。不过你放心,我们一定能帮你抢一张来 。李宽说,我没有兴趣上网,不必麻烦大家帮我任职了,君子不夺人所爱。 本地胖子问李宽,为什么不喜欢。李宽回答说,我没有喜欢也没有不喜欢,对互联网这 种东西我无从判断它的是非好坏,我只是不想。老同学说,那是因为你还不了解它。李 宽说,不管了解还是不了解,我确实是没有兴趣。香港瘦子说,既然你不了解,就不能 说自己有没有兴趣,应该先体验体验再说。李宽说我也不了解地球引力的作用,可我没 有打算自己跑到十八层楼上跳下来体验体验再说。可是人活着总得找点什么事做一做吧 ? 说话的是那位一直没有出声的漂亮姑娘。李宽转过身子正对着姑娘说,你说的没错,不 过这世界上可以做的事情很多,我不一定非要做INTERNET。 话音刚落,香港瘦子便鼓起掌来,啪啪作响。李宽不明所以,回头看那香港瘦子。香港 瘦子拍完掌后说,你这句话我起码听过三次,讲这句话的人当时都觉得很有道理,但后 来都不这样认为了,你知道为什么吗?我给你讲个事实你就知道了,我们网上,有很多 人原来都不上网的,他们有的是银行经理、企业家,有的是学校老师,有的原来还是画 家,音乐家,他们本来都以为他们有着很值得做的事情,没错,那些事都很值得做,但 他们现在都认为,世界上还有一样更加值得做的事情,就是网上冲浪!不是有篇《网上 自有颜如玉》的文章吗?……李宽想,这香港瘦子说的那位音乐家如果原来真是个音乐 家的话,现在则一定不是音乐家,而是在五线谱上画符的工匠。但李宽没有把这拘话说 出来,而是对他们说,INTERNET是否值得,我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老同学很用力地 摇头说,你没有吃过西瓜,怎么知道西瓜好不好吃呢?要知道大海有多么宽阔,你得上 船出海才知道。大海有多大,我看电视就知道了。李宽回答说,至于西瓜好不好吃,我 也没打算知道,我不吃西瓜也一样可以活着。香港瘦子很诧异地问,你就活着这么简单 ?李宽说,你认为人活着越复杂就越好么?香港瘦子说,总应该做点事业。李宽说,不 做事业不是更简单更好?香港瘦子说,生活应该越丰富多彩越地,不做事业怎么会有人 生色彩。李宽说,我要是把时间都花去做事业了,色彩不就太单一了么,这显然就更加 不会丰富多彩了嘛。 老同学用了很悲悯的目光看着李宽说,没想到你……,要是大家都像你这样,国家怎么 兴旺发达!李宽开解老同学说,你放心,你我这样的人你见不着几个,不然INTERNET上 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网虫。
显示/隐藏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李宽戒网
  李宽戒网已有半年多了。
  十多年未曾谋面的老同学从国外回来,挂电话邀李宽到酒店一叙,李
宽兴高采烈而去,敲开房门,见到屋内架势,却瞠目结舌。只见房内数人
正围着桌上几台电脑、 MODEM、几根电话线端正而坐,居中的一位中年妇
女正侃侃而谈,身边的听讲者个个虔诚认真,如痴如醉。李宽一看,便彻
底明白了,原来又是INTERNET。
  这种阵式李宽已见识过好多次,两年前他曾被一位早就完全记不起名
字的初中同学骗去听了一次“网课”;一年半前到某个度假村度假的时候
被一群头扎黄丝带的网商用地毯式轰炸方法抢走了半天的游玩时间;大半
年前,李宽还被一位被他抛弃的老情人诓去听了一场网大会;几天前,一
伙网虫还拉他到青秀山,烧烤玩了一整夜。
  李宽久经这种考验,临危不惧不惧,先与老同学礼行问候叙旧,然后
端坐于床沿,磨刀霍霍,严阵以待,兵来以便将挡,水来则用土掩。
  老同学用很亲切的语言及表情,把李宽介绍给室内的四位朋友,一位
从台湾来的妇人,一位香港来的瘦子,两位本城的人:一位是胖子,另一
位是很年轻的姑娘。姑娘长得很漂亮,李宽便多看了两眼。介绍完毕,台
湾妇人率先关心李宽,问李宽在做什么工作。李宽回答说没有工作,一介
无业游民。香港瘦子先乐了,说那你来得正好,来得正是时候。李宽很客
气地笑了笑,没有回问他,如何来得好,如何来得正是时候。
  老同学指着台湾妇人,对李宽说,她原是一位大小姐,祖父是教授,
父亲是将军,原本性格乖僻,爱玩爱享受。老同学说到这里,台湾妇人便
大笑插言道,我还好吃懒做,脾气臭臭呢。于是大家都笑了,等着老同学
说下文。老同学说,她后来参加了我们的组织,发现了人生的最大意义,
从此改变了一生。李宽笑了,这次只有李宽一个人笑,显得很孤单。李宽
笑完后对老同学说,你不要用组织这个词,你从国外来,不知道这个词我
们用惯了别的意思,容易误会,容易把人吓跑的,你说的应该是公司的意
思吧。老同学说,也不完全是公司那么简单,应该说是一种事业,一种人
生的存在形式,比方说吧,今天晚上我们要去听一位传奇人物的演讲,这
位传奇人物你知道多有号召力么?我们几千人从全世界四面八方来,就为
了今晚听他一次讲课。你看到了,她从台湾来,他从香港来,我从美国来,
在这间房间里就有四个国家来的人。我们的事业遍布全世界三十六个国家,
大家长途跋涉自费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来接受这位传达人物给我们的帮
助。你说,这难道只是做生意这么简单的事么?李宽看了看那台湾妇人和
香港瘦子,摸摸鼻子说,好象台湾和香港还算不上国家吧。台湾妇人先是
愣了愣,然后很大声地笑了,笑着说那是李登辉的事情,我们不管。李宽
说,我很想管,介是我管不上。李宽说完也笑了。大家见李宽玩了一点点
幽默,就都很配合地一起笑了。
  李宽对INTERNET事业的红火形势还是略知一二的。李宽不明白的是这
位老同学怎么也举着一杠大旗杀了回来,听说此人在美国读了文学硕士,
何以不搞文学?不过细想之下,李宽也就不太奇怪了,想来中国人在别人
的国家是搞不了文学的,老外写的那些鸡肠总不能和中国人的方块字搅到
一块儿,倒是INTERNET能搅到一起。
  老同学问李宽的经济情况,李宽回答说还过得去。老同学问李宽真的
是无事可做么?李宽回答说千真万确。老同学便说,这样不就证明了我们
有缘么?今晚我要带你去见见我们那位传奇人物,见过之后你就知道自己
该做什么了。李宽说我小时候跟大人们上北京见毛主席席的时候就以为知
道自己该做什么了。老同学知道李宽确实上北京见过毛主席,便乐了,哈
哈笑着说那时候我们可真羡慕死你了。香港瘦子这时便插话说,今晚你跟
我们去见了这位传奇人物,一定就像你见毛主席那样,会改变你一生的。
李宽笑笑说,我这一生已经改变过好多次,再也不想改了。
  台湾妇人给李宽倒了一杯茶来,李宽道谢连连接过茶杯时,她娇声责
备老同学说,好朋友来了也不倒一杯茶,难怪你现在才做到“蔚蓝”子爵
哪。老同学嗬嗬一笑,说大姐批评很对,我一定要多多向你学习。台湾妇
人所说的“蔚蓝”子爵,是她们这些网虫的级别标志,分公、侯、伯、子、
男五个爵位, 再配以七种颜色交错组合而成系列, 李宽那位诓他去参加
INTERNET大会的不计前嫌也不怕老公吃醋的老情人,便在这个系统做到靛
青男爵。台湾妇人坐到李宽身边,对李宽说,看见你这么年轻,我真的很
鼓舞哪。这句话把李宽吓了一跳,幸亏台湾妇人的话没有停顿,才没有让
李宽产生误会。台湾妇人说,我像你这样年轻的时候呀,真是什么东西都
不信的,第一次有人向我介绍INTERNET,把我带去网大会,见到人家在讲
台上激动得要死哭天抢地,还笑人家,说怎么这样嘛,好神经病哪!台湾
妇人很亲切地拍了拍李宽的肩膀说,你这样和和气气地听我们说话,态度
这么友好,真是一个INTERNET的好人才,起点很高,会很快成功的。你知
道么,我以前骂我的老师还骂得很凶呢,我骂他叫我去INTERNET太瞧不起
我了。其实呀,后来我跟着老师多上了几次,多听了几次网虫们的现身说
法,才开始慢慢接受了它。我慢慢去做,慢慢才认识到这份事业才是我生
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你有这种悟性,应该度一度,慢慢认识。上不上你可
以自由选择,但是有没有机会参加,就要看有没有缘份了,今天你到我们
这里,说明你真的是有缘分的。你知道么,外面抢着要进会场的有好几千
人呢,标都抢光了,我们的标到现在都没落实到手。隔壁有个新加坡来的,
说要用一张回程机标换一张入场的标,还换不到呢。不过你放心,我们一
定能帮你抢一张来。李宽说,我没有兴趣上网,不必麻烦大家帮我任职了,
君子不夺人所爱。
  本地胖子问李宽,为什么不喜欢。李宽回答说,我没有喜欢也没有不
喜欢,对互联网这种东西我无从判断它的是非好坏,我只是不想。老同学
说,那是因为你还不了解它。李宽说,不管了解还是不了解,我确实是没
有兴趣。香港瘦子说,既然你不了解,就不能说自己有没有兴趣,应该先
体验体验再说。李宽说我也不了解地球引力的作用,可我没有打算自己跑
到十八层楼上跳下来体验体验再说。可是人活着总得找点什么事做一做吧?
说话的是那位一直没有出声的漂亮姑娘。李宽转过身子正对着姑娘说,你
说的没错,不过这世界上可以做的事情很多,我不一定非要做INTERNET。
  话音刚落,香港瘦子便鼓起掌来,啪啪作响。李宽不明所以,回头看
那香港瘦子。香港瘦子拍完掌后说,你这句话我起码听过三次,讲这句话
的人当时都觉得很有道理,但后来都不这样认为了,你知道为什么吗?我
给你讲个事实你就知道了,我们网上,有很多人原来都不上网的,他们有
的是银行经理、企业家,有的是学校老师,有的原来还是画家,音乐家,
他们本来都以为他们有着很值得做的事情,没错,那些事都很值得做,但
他们现在都认为,世界上还有一样更加值得做的事情,就是网上冲浪!不
是有篇《网上自有颜如玉》的文章吗?……李宽想,这香港瘦子说的那位
音乐家如果原来真是个音乐家的话,现在则一定不是音乐家,而是在五线
谱上画符的工匠。但李宽没有把这拘话说出来,而是对他们说,INTERNET
是否值得,我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老同学很用力地摇头说,你没有吃
过西瓜,怎么知道西瓜好不好吃呢?要知道大海有多么宽阔,你得上船出
海才知道。大海有多大,我看电视就知道了。李宽回答说,至于西瓜好不
好吃,我也没打算知道,我不吃西瓜也一样可以活着。香港瘦子很诧异地
问,你就活着这么简单?李宽说,你认为人活着越复杂就越好么?香港瘦
子说,总应该做点事业。李宽说,不做事业不是更简单更好?香港瘦子说,
生活应该越丰富多彩越地,不做事业怎么会有人生色彩。李宽说,我要是
把时间都花去做事业了,色彩不就太单一了么,这显然就更加不会丰富多
彩了嘛。
  老同学用了很悲悯的目光看着李宽说,没想到你……,要是大家都像
你这样,国家怎么兴旺发达!李宽开解老同学说,你放心,你我这样的人
你见不着几个,不然INTERNET上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网虫。
显示/隐藏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李宽戒网
  李宽戒网已有半年多了。    十多年未曾谋面的老同学从国外回来,挂电话邀李宽到酒店一叙,李  宽兴高采烈而去,敲开房门,见到屋内架势,却瞠目结舌。只见房内数人  正围着桌上几台电脑、 MODEM、几根电话线端正而坐,居中的一位中年妇  女正侃侃而谈,身边的听讲者个个虔诚认真,如痴如醉。李宽一看,便彻  底明白了,原来又是INTERNET。    这种阵式李宽已见识过好多次,两年前他曾被一位早就完全记不起名  字的初中同学骗去听了一次“网课”;一年半前到某个度假村度假的时候  被一群头扎黄丝带的网商用地毯式轰炸方法抢走了半天的游玩时间;大半  年前,李宽还被一位被他抛弃的老情人诓去听了一场网大会;几天前,一  伙网虫还拉他到青秀山,烧烤玩了一整夜。    李宽久经这种考验,临危不惧不惧,先与老同学礼行问候叙旧,然后  端坐于床沿,磨刀霍霍,严阵以待,兵来以便将挡,水来则用土掩。    老同学用很亲切的语言及表情,把李宽介绍给室内的四位朋友,一位  从台湾来的妇人,一位香港来的瘦子,两位本城的人:一位是胖子,另一  位是很年轻的姑娘。姑娘长得很漂亮,李宽便多看了两眼。介绍完毕,台  湾妇人率先关心李宽,问李宽在做什么工作。李宽回答说没有工作,一介  无业游民。香港瘦子先乐了,说那你来得正好,来得正是时候。李宽很客  气地笑了笑,没有回问他,如何来得好,如何来得正是时候。    老同学指着台湾妇人,对李宽说,她原是一位大小姐,祖父是教授,  父亲是将军,原本性格乖僻,爱玩爱享受。老同学说到这里,台湾妇人便  大笑插言道,我还好吃懒做,脾气臭臭呢。于是大家都笑了,等着老同学  说下文。老同学说,她后来参加了我们的组织,发现了人生的最大意义,  从此改变了一生。李宽笑了,这次只有李宽一个人笑,显得很孤单。李宽  笑完后对老同学说,你不要用组织这个词,你从国外来,不知道这个词我  们用惯了别的意思,容易误会,容易把人吓跑的,你说的应该是公司的意  思吧。老同学说,也不完全是公司那么简单,应该说是一种事业,一种人  生的存在形式,比方说吧,今天晚上我们要去听一位传奇人物的演讲,这  位传奇人物你知道多有号召力么?我们几千人从全世界四面八方来,就为  了今晚听他一次讲课。你看到了,她从台湾来,他从香港来,我从美国来,  在这间房间里就有四个国家来的人。我们的事业遍布全世界三十六个国家,  大家长途跋涉自费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来接受这位传达人物给我们的帮  助。你说,这难道只是做生意这么简单的事么?李宽看了看那台湾妇人和  香港瘦子,摸摸鼻子说,好象台湾和香港还算不上国家吧。台湾妇人先是  愣了愣,然后很大声地笑了,笑着说那是李登辉的事情,我们不管。李宽  说,我很想管,介是我管不上。李宽说完也笑了。大家见李宽玩了一点点  幽默,就都很配合地一起笑了。    李宽对INTERNET事业的红火形势还是略知一二的。李宽不明白的是这  位老同学怎么也举着一杠大旗杀了回来,听说此人在美国读了文学硕士,  何以不搞文学?不过细想之下,李宽也就不太奇怪了,想来中国人在别人  的国家是搞不了文学的,老外写的那些鸡肠总不能和中国人的方块字搅到  一块儿,倒是INTERNET能搅到一起。    老同学问李宽的经济情况,李宽回答说还过得去。老同学问李宽真的  是无事可做么?李宽回答说千真万确。老同学便说,这样不就证明了我们  有缘么?今晚我要带你去见见我们那位传奇人物,见过之后你就知道自己  该做什么了。李宽说我小时候跟大人们上北京见毛主席席的时候就以为知  道自己该做什么了。老同学知道李宽确实上北京见过毛主席,便乐了,哈  哈笑着说那时候我们可真羡慕死你了。香港瘦子这时便插话说,今晚你跟  我们去见了这位传奇人物,一定就像你见毛主席那样,会改变你一生的。  李宽笑笑说,我这一生已经改变过好多次,再也不想改了。    台湾妇人给李宽倒了一杯茶来,李宽道谢连连接过茶杯时,她娇声责  备老同学说,好朋友来了也不倒一杯茶,难怪你现在才做到“蔚蓝”子爵  哪。老同学嗬嗬一笑,说大姐批评很对,我一定要多多向你学习。台湾妇  人所说的“蔚蓝”子爵,是她们这些网虫的级别标志,分公、侯、伯、子、  男五个爵位, 再配以七种颜色交错组合而成系列, 李宽那位诓他去参加  INTERNET大会的不计前嫌也不怕老公吃醋的老情人,便在这个系统做到靛  青男爵。台湾妇人坐到李宽身边,对李宽说,看见你这么年轻,我真的很  鼓舞哪。这句话把李宽吓了一跳,幸亏台湾妇人的话没有停顿,才没有让  李宽产生误会。台湾妇人说,我像你这样年轻的时候呀,真是什么东西都  不信的,第一次有人向我介绍INTERNET,把我带去网大会,见到人家在讲  台上激动得要死哭天抢地,还笑人家,说怎么这样嘛,好神经病哪!台湾  妇人很亲切地拍了拍李宽的肩膀说,你这样和和气气地听我们说话,态度  这么友好,真是一个INTERNET的好人才,起点很高,会很快成功的。你知  道么,我以前骂我的老师还骂得很凶呢,我骂他叫我去INTERNET太瞧不起  我了。其实呀,后来我跟着老师多上了几次,多听了几次网虫们的现身说  法,才开始慢慢接受了它。我慢慢去做,慢慢才认识到这份事业才是我生  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你有这种悟性,应该度一度,慢慢认识。上不上你可  以自由选择,但是有没有机会参加,就要看有没有缘份了,今天你到我们  这里,说明你真的是有缘分的。你知道么,外面抢着要进会场的有好几千  人呢,标都抢光了,我们的标到现在都没落实到手。隔壁有个新加坡来的,  说要用一张回程机标换一张入场的标,还换不到呢。不过你放心,我们一  定能帮你抢一张来。李宽说,我没有兴趣上网,不必麻烦大家帮我任职了,  君子不夺人所爱。    本地胖子问李宽,为什么不喜欢。李宽回答说,我没有喜欢也没有不  喜欢,对互联网这种东西我无从判断它的是非好坏,我只是不想。老同学  说,那是因为你还不了解它。李宽说,不管了解还是不了解,我确实是没  有兴趣。香港瘦子说,既然你不了解,就不能说自己有没有兴趣,应该先  体验体验再说。李宽说我也不了解地球引力的作用,可我没有打算自己跑  到十八层楼上跳下来体验体验再说。可是人活着总得找点什么事做一做吧?  说话的是那位一直没有出声的漂亮姑娘。李宽转过身子正对着姑娘说,你  说的没错,不过这世界上可以做的事情很多,我不一定非要做INTERNET。    话音刚落,香港瘦子便鼓起掌来,啪啪作响。李宽不明所以,回头看  那香港瘦子。香港瘦子拍完掌后说,你这句话我起码听过三次,讲这句话  的人当时都觉得很有道理,但后来都不这样认为了,你知道为什么吗?我  给你讲个事实你就知道了,我们网上,有很多人原来都不上网的,他们有  的是银行经理、企业家,有的是学校老师,有的原来还是画家,音乐家,  他们本来都以为他们有着很值得做的事情,没错,那些事都很值得做,但  他们现在都认为,世界上还有一样更加值得做的事情,就是网上冲浪!不  是有篇《网上自有颜如玉》的文章吗?……李宽想,这香港瘦子说的那位  音乐家如果原来真是个音乐家的话,现在则一定不是音乐家,而是在五线  谱上画符的工匠。但李宽没有把这拘话说出来,而是对他们说,INTERNET  是否值得,我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老同学很用力地摇头说,你没有吃  过西瓜,怎么知道西瓜好不好吃呢?要知道大海有多么宽阔,你得上船出  海才知道。大海有多大,我看电视就知道了。李宽回答说,至于西瓜好不  好吃,我也没打算知道,我不吃西瓜也一样可以活着。香港瘦子很诧异地  问,你就活着这么简单?李宽说,你认为人活着越复杂就越好么?香港瘦  子说,总应该做点事业。李宽说,不做事业不是更简单更好?香港瘦子说,  生活应该越丰富多彩越地,不做事业怎么会有人生色彩。李宽说,我要是  把时间都花去做事业了,色彩不就太单一了么,这显然就更加不会丰富多  彩了嘛。    老同学用了很悲悯的目光看着李宽说,没想到你……,要是大家都像  你这样,国家怎么兴旺发达!李宽开解老同学说,你放心,你我这样的人  你见不着几个,不然INTERNET上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网虫。
显示/隐藏
名人幽默爆笑笑话-经验主义
已出版两部小说的作家安妮与喜好文学的麦克争论着。安妮终于忍不住暴躁地说道:“不,麦克,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小说。因为你连一本小说也没有写过。”“没这回事,”麦克说道,“这样的论调实在是很差的经验主义。你想想看我不曾生过鸡蛋,但菜肉蛋卷味道如何,我可比母鸡还清楚。”
显示/隐藏
名人幽默爆笑笑话-经验主义
  已出版两部小说的作家安妮与喜好文学的麦克争论着。  安妮终于忍不住暴躁地说道:“不,麦克,你根本不知道什么  是小说。因为你连一本小说也没有写过。”“没这回事,”麦  克说道,“这样的论调实在是很差的经验主义。你想想看我不  曾生过鸡蛋,但菜肉蛋卷味道如何,我可比母鸡还清楚。”
显示/隐藏
儿童幽默爆笑笑话-喝与读
帕特卡上文学班,老师让每人写一篇文章。他坐在桌前绞着脑汁。 “瞧你愁眉苦脸的,什么事呀?”瓦西里?伊凡诺维奇问。 “写篇文章,题目是《昨天我干了些啥》。” “那好说,你昨天干了些什么呀?” “我还有什么新鲜玩意儿?喝酒呗。”帕特卡想了想,实在没什么文章可做。 “你多傻呀,帕特卡!”伊凡诺维奇说,“你不能光是喝酒就写喝酒呀。我告诉你吧,你写下去,凡是出现了‘喝酒’的字眼,你把它改成‘读书’不就成了么?” 帕特卡受到了启发,笔下来了神: “我一早起来就读了半本书,我想了想,又把后半本也一口气读完了。可我觉得还不够,于是又上店里去买了一本。回来时在路上迎面遇着伊凡诺维奇,一瞧他的眼睛,知道他也读得差不多了。”
显示/隐藏